head广告
  • 文章阅读

     

    八美群交

     
     

    发布日期: 2018-05-31

     
     

    俊才是一位年轻高大有为的青年,这次带着公司女职员贵媚、玉娇、及陈美凤三女以及二女秘书夏凤小姐与洋妞妮娜小姐及一男五女,来到港地故姨父的大农场考察研究。在港市郊区一处大农场,农场主人是一位风华绝代,有艳寡妇之称誉的姜凤丝姜夫人。姜夫人热切的招待着这结拜姊妹所生的唯一大男孩,台地公司的年青总经理俊才先生。俊才也亲切的叫了声“凤姨!”

    ,并介绍随行的女友及公司女职员。“哦!贵公司里可真是美女如云呀!”

    姜夫人笑说著,女职员们一脸羞态!一会儿,姜夫人也介绍着她农场中所有重要职员。一个雄壮高大的汉子,叫胡麟,是农场经理,其他令人注目的是两位漂亮的农场女秘书月云、玉梅小姐。忽然,客厅中,从二楼上,跑下了一位妖媚十足,迷人至极的性感娇娃,一面下楼来,一面叫着!“妈咪!是表哥来了吗?喔!还有一群漂亮女客人呀!”

    姜夫人迎著妖媚少女一抱,捏了她迷死人会扭的美屁股一下,笑叱说:“曼莉!你这野丫头,就是这么会怪声乱叫的,来,过来看,这位就是妳从未见过面的世交表哥哥!对了,妳姐姐莎莉呢?也叫她来见见。”

    妖媚少女曼莉看了看俊才,竟媚眼儿一飞又叫一声:“英俊潇酒,一表人才。真是不愧叫俊才这二字呢!好俊的表哥哥,你好。”

    俊才被这淘气妖媚十足的小表妹弄得大伙儿在一起中,虽然也私下爱风流的他,可也闹个红耳赤的。“浪丫头,又胡叫什么,快去找妳姐姐来。”

    姜夫人没好气的又娇叫看这小女儿,曼莉天生媚骨,浪漫个性令她十分头痛。“是!妈咪!”

    曼莉又飞了个媚眼儿给俊才,这才一扭三摆的扭出客厅去。夜…..吃过晚饭后,在姜夫人两个女儿的楼上闺房中,二小姐曼莉有事找大姐莎莉,但房中无人,曼莉鼓了鼓小嘴儿哼说:“真气人,大姐今天是怎么回事,一会儿又不见人”

    。曼莉下楼去,正想到妈咪姜夫人的房中去一问,忽然从浴室中传出男女嬉声。曼莉忙从浴室门缝孔向里偷窥一看,但见她那位也天生妖媚,性感动人的姐姐莎莉,天,她竟一丝不挂的,伏在一个赤裸的男人身上,更令人心跳肉麻的,莎莉姐竟伏著张嘴含着男人鸡巴在“大吃香蕉”

    呢!“哦!要死人了,怎,怎么这样,大姐虽也浪漫妖媚,但从不轻近男人呀!这男人是谁?”

    曼莉心跳的,仔细再偷窥一看。“唉呀!怎是表哥他,这,浪姐姐是怎么和他勾上的?”

    曼莉心中叫着,对着英俊的表哥,不由吃起姐姐醋来…原来曼莉的姐姐莎莉也是位浪漫型尤物,常出外四游,而很早就认识了俊才,一个风流种子,一个妖媚浪漫,早就暗交上了一腿。“表哥,真想不到咱们还是世交表亲呢?几个月来我们不再见面,真想死人家…..”

    妖媚大尤物莎莉,鼓著名艳红红的小嘴儿,拼命含吸了俊才大鸡巴一阵,一会儿,边吸吮,边浪哼哼的,十足妖媚性感。俊才一根大鸡巴被她吸得酥痒痒的,再听她的浪叫劲儿,不由再也按奈不住淫火,一把拉起她两条雪白白迷人大腿,一个上提大开,“噗滋、噗滋”

    一声,莎莉上身跌入浴池去,下身挂出浴盆外,一只迷人肉穴儿,肥美拱起,俊才拿着鸡巴,粗粗大大的,“吱咕”

    一声,插入莎莉半开了口的阴穴去。猛下插入半根,插得莎莉这浪尤物尖哼娇呼“哎呀!轻点,好哥,人家久未再开…哎呀!”

    俊才对付浪尤物常采猛攻式,也不理她痛哼,一个抱腿又一猛插,直入尽根,大难巴头狠狠撞入了子宫心。“唉唷!唉唷!”

    莎莉不知是痛是快,尖哼怪叫着不停,俊才大鸡巴一入阴穴,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阵狂抽猛插。“啧啧!”

    “吱吱!”

    “唉唷!”

    “哼唷!”

    一阵阵肉拍肉响,夹带着莎莉令人消魂的娇爹浪喘声,门外偷窥的曼莉,只看得芳心又麻又跳,虽然尚未“开封”

    的她,但天生骚媚的骨子底,早已春情大解的,下面那只“宝贝”

    “嘴儿”

    不知偷吃了多少根“茄子”

    “香蕉”

    。这会儿,只见这骚妮子,看得芳心飘飘,一个迷死人会扭的美屁股,正看得忘形的一下一下狂扭起臀花儿,好像大鸡巴在狠插她似的,屁股乱扭,短裙内,一件三角裤早成了“尿裤”

    。忽然“拍!”

    的一声,一只大毛手儿狠狠拍打了她乱扭的屁股一下。“唉唷!”

    只疼得她屁股火辣辣的,怪叫一声,春火全消的急一挺身回头一看。“唉唷!是你这只大色狼。”

    曼莉尖叫着,打他屁股的,竟是农场经理胡麟。“嘿嘿!丁二小姐,对不起,我以为妳屁股难过的乱摆,所以才打醒妳一下,这回好多了吧。”

    这农场经理胡麟是个面善心狠,暗怀巨测的阴险家伙,他来此一年多,已深得女主人的信任,而一心却想借此勾上大、二小姐,好登上农场主人,一举人财两得的阴谋。这日里,他见大、二小姐竟对来访的女主人世姪儿俊才有意,为恐失去一切的,夜里睡不着的出来探巡…..。这家伙不但好色又心狠,见情况不对劲,心中已有一条毒计上来,但见他不怀好意的把二小姐曼莉打醒了春梦…..“你…你!胡经埋…..你竟敢打…..打我的屁股…..”

    二小姐曼莉平日里浪漫妖媚,常和职员们乱开玩笑,但这次偷窥春光,又被这一向色儿似的胡经理趁机吃了豆腐的,不由粉脸一变,又羞又气…..老奸巨滑的胡经理忙已心上一计的,急向二小姐讨好似的哄说:“二小姐,千万别气,我知道妳是…..嘻…..我是一片好意,我有办法使俊才先生他舍去妳姐姐,而来投向妳…..”

    “喔!”

    二小姐曼莉瞪了瞪美目,忽一改羞态,哼说:“那么你快说,是什么办法。”

    “嘿嘿!明天午后,妳邀你表哥出游,我会收买几个流氓装成蒙面盗,然后以绑票的方法,将你们关禁在山上,我布置好一间洞房中,那么,嘿嘿,以后就看你了。”

    “哦!我明白了,我可以趁此和我表哥俊才发生…..”

    “对,对,日子一久,关系发生了,最后大家闹开了,公布了,你妈自然会要你和他结婚。”

    “哦,好办法。”

    曼莉高兴了,心想,“姐姐和他是搞暗的,我和他搞明的,妈咪最后定会为了我…..”

    “嘿嘿!二小姐,我祝妳马到成功。”

    “去你的,就你鬼主意最多,走吧,事成功,我会叫妈出赏你。”

    “是,是,那么明天看戏了,嘿嘿!”

    胡经理十分得意的一面走开,一面心想。“嘿嘿,你们弄上了,我再对大小姐下功夫,然后把你也搞上…嘻嘻…”

    (二)夜…..二更天…..在楼下,俊才的客房中…..从浴室搞到床上的俊才和浪尤物莎莉,这会儿,莎莉这大骚尤物早已“吃饱,吃够”

    。,睡在俊才身上好一阵…..“甜心,好了,该回房去睡了,否则…..”

    “人家知道嘛,哼唷,搞了一整夜,人家骨头都给你整散了,唉唷!”

    莎莉光溜溜的离开了俊才怀抱,穿上了奶罩,刚拉上三角裤下了床,忽尖叫了一声。“怎么了,我的美人儿。”

    “哼!你,你,都是你。”

    莎莉苦了媚脸儿“人家说屁股不能搞,你偏最后来一个什么开后庭花的,这回弄…弄后人家屁股还肿疼的,哼!死鬼!大坏蛋…..”

    “哦!美人儿,哥哥开妳后庭花,妳该骄傲啊!那是因为妳的屁股长得肥美迷人呀!”

    “嘿!去你的,唉唷!”

    莎莉红著媚脸儿,想回身打他,屁股又隐疼了一下,刚才俊才来一阵后庭花开,便将那根涨死人的粗大肉棒强塞入她小屁眼儿内,一阵火干下,搞得她屁门翻肿,雪股酥软,这回儿真“吃过饱”

    的,两洞一酥一疼,苦得她娇嗲乱嗔不已。次日一早,俊才随行及女职员们又观看了农场一阵子,午饭后姜夫人的大小姐因“夜战”

    辛苦,躺在床上休息,姜夫人便叫二女儿曼莉陪同俊才到附近山林间赏花游玩…..等俊才用汽车载着曼莉向山林中去后,胡经理心中得意万分的,向大小姐房中去…..俊才、曼莉二男女,车行不远处,忽然在马路中卧了个女人在痛苦挣扎,“轧!”

    俊才忙停住车于,与曼莉下车过去查看。“咦!妳不就是萧家村的村花萧美瑶小姐嘛?”

    曼莉扶起了地上这个身材丰满动人的美艳成熟少女…..“哦!曼莉二小姐是妳,喔!谢谢妳,我出来替父亲采集一些药草,不小心跌一跤…..”

    曼莉为她揉捏著跌疼的玉腿,当长裙一拉,丰满迷人的大腿露出时,那嫩得白白的肌肤,看得一旁的俊才不由心神一跳,尤其这乡下大美人的大腿根展露处,竟穿着一件红色的三角裤,俊才心中不由又一跳,心想:“好一个乡下美人儿,看她外表淑静甜美,内衣却是一片红,可见乡下美人都是热情内蕴的。”

    俊才被这位恬静淑美的村花萧美瑶小姐所迷似的,竟主动的过去抱起她笑说:“萧小姐,妳行路已不方便,干脆我们就送妳同家去好,来。”

    “啊…啊!你…..”

    萧美瑶见是一位高大英俊男土抱起了她,不由羞了双颊,芳心乱跳的,正想推辞。曼莉暗醋哼了一哼走过来说:“萧姐姐…萧小姐别羞,这位是我表哥呢!请吧。”

    “哦…..”

    萧小姐说了一声,一个迷人娇躯已被抱入车中,不久,车行了一阵,来到一处山林地方。萧美瑶小姐由于腿伤发炎,感到口渴又热,曼莉忙叫停车,她下车到清水池边去取了些凉水来要给她凉凉身子。但等她回来时,车内俊才和萧美瑶小姐忽不见了。“啊!不好,他们可能被胡经理派的人手以绑架方式捉去了。”

    “真气死了,怎偏偏安排这个时候,气死我了。这么一来反叫表哥又把别个女人搞上了。”

    曼莉又急又气的,但又不知胡经理安排的山上囚房在何处,只好怒冲冲的开车赶回去问胡经理。在山林间,有一座破旧的老式房子,外表看来又破又旧,内里一间房子中却有如新婚洞房般的漂亮…..“这是怎么回事。”

    莫名其妙的忽然被几名蒙面歹徒绑架来此的俊才和萧美瑶小姐,二人呆呆的看着这房里房外有如天国之别的差异。“这简直像新婚洞房呢!”

    俊才呆呆边看边给萧美瑶小姐疗伤腿伤。“俊才先生,我好多了,可是,我…我们怎么办,呜呜!”

    萧美瑶小姐娇泣著,她是又怕又慌。俊才忙安慰她,一面又说:“这一定是绑票,歹徒知道我是大富商之子,也是大农场的亲人,我想他们定想利用此向我姜凤姨趁此机会索财…..我想等他们拿了钱一定会放我们自由的,萧小姐妳不要悲伤,来,妳休息一下吧!”

    俊才一面慰言中一面随手从冰箱中倒出一杯茶水饮下,很快的,忽感全身发热,心跳加速起来,似乎…..胯下之物猛的涨起来,把裤子鼓起撑伞似的…..他神智渐入迷中,忽见萧美瑶小姐也倒一杯解渴似的饮下,他不由啊了一声,急叫:“不好,萧小姐,别别喝,那是有人故意安排的春药…..”

    可惜太迟了。“唔!我…我热死了!”

    一件一件女人迷人衣、内衣剥下,最后一件红色三角裤也掉落地上。心智已被欲念冲昏的萧小姐,不一回竟已变成了一只大白羊儿。但见浑身玲珑嫩白中,肥奶尖挺,粉穴玉股,简直又美艳又丰满,够性感,只色诱得俊才再也禁不住的欲火往上直冲,一声声吞口水声,他迷乱的叫:“萧…萧小姐,妳…妳的肉体,唉,我…我忍不住…..唔!心肝,乖肉儿宝贝…..”

    俊才热呼呼的入迷叫起来,浑身也已剥了个精光,胯下之肉棒已涨得又长又粗,萧美瑶小姐却也已入迷的痒扭起下身,两人互哼了一声:“亲哥哥…..”

    “小穴妹…..”

    “咚!”

    的一声,赤裸男女已互抱得紧紧滚翻在床上…..不一回,床上萧美瑶小姐发出一声杀猪似的尖叫声:“妈呀!小肚子破了!”

    “心肝!甜心!小穴!好紧的小甜穴,宝贝洞儿!”

    俊才在狂乱的叫。床舖接着一阵剧烈震动“吱呀!吱呀!”

    房门外接着忽然扒著一个蒙面人在偷看,转向着身后另两名蒙面人笑说:“好!她们干上了,咱们任务完成了,走吧!”

    几名蒙面人匆勿的下山去…..不久夜又来临了!晚饭后,大农场女主人等多人一直找不到俊才,大家胡乱找寻着。楼上二小姐房中,曼莉小姐一人躲在房内,气呼呼的招来胡经理大骂。“对…对不起,二小姐,谁知道半路里会突然来个姓萧的浪女人,我也骂过我那些笨蛋手下人…他们很少见过二小姐妳,所以才会捉错对象了…..”

    “好了,你少囉唆这些,快另想办法,否则我表哥不但我要不上,又惹多了风流债,最后要怎么算?”

    “是,是,晤!这样吧!我马上派人放他们自由回来,等今夜里我再弄上些春药,二小姐妳叫他上来,就在二小姐房妳先与他发生关系再…..”

    “好了,别再多说,快去办!”

    “是,是!”

    胡经埋忙应声下去,心中却又想出另一狠计,心想:“这小子差点误了我大事,好,今夜我把春药加多一点,要他乱搞一番,然后使他没脸耽下去,先赶走这小子,我好来个一箭双雕,吃上这一对浪狐狸姐妹…嘿嘿…..”

    胡经理又生鬼计匆匆出了房外…..不久!!入夜九点多时!!山上囚人房中一下午春火在狂欢后的俊才和萧美瑶小姐,床上落红片片,美艳动人的萧美瑶小姐村之花,花落苞开,正哀哀暗泣著。俊才愧意的安慰她,忽然发现房门开了一边,不由忙抱美瑶小姐,两人匆匆溜出房去,奔下山去!先把美瑶小姐安慰好,送周家后,俊才匆匆的回到大农场来!他不好意思说出又搞上女人,只说被歹徒绑架,溜逃回来。等大家开始入睡,十二点多时,俊才回到客房中,对着白天发生的事一面苦思“凶手”

    的由来,一面拿起热水瓶,倒了一杯水喝下。等又喝下水后,全身又是一阵痒热起来…..“呀!怎么回事,在…在这里也…也有人下春药!”

    “不好,凶…凶手一定是内…内贼!惨了…惨了!”

    俊才似已想出了什么,但人已渐入情迷中,半昏半清中,急急的向浴室跑去想冲冲冷水浴以解去春药内火…..匆匆的,等他忘形的冲入浴室中,也没看清有人无人的,就剥了个精光大吉。忽然浴盆中出水芙蓉似的站起了一个勾魂般美人肉体,但见肥乳又白又大,浑身肉感逼人,尤其那一只毛茸茸的肥美阴户儿,只看得俊才火花乱冒的,忘形的就扑向那一具肉体…..“唉唷呀!是你,你…你疯了,俊才,我…我是姜凤姨呀!”

    乖乖,原来这大美人儿是凤阿姨姜夫人。但俊才已药迷心窍,只想要抱住女人美肉大干一场。只见他好猛的力气,一把抱起丰满的,肥美迷人的凤姨夫人,一把像上次奸淫她大女儿莎莉一样的,使她上身仰后浴盆中,下体迷死人的一只肥美阴穴挺上来。这姜夫人,徐娘半老,艳美依旧,又平日富足保养得好,一个肥白白肉体又够丰满肉感,俊才简直更惹起欲火攻心的,手一扶已暴涨得更粗更长的大肉棒,对住凤姨那迷死人大水蜜桃似的阴穴,狠狠向前一顶。“唉唷!俊才,不…不行插阿姨,唉唷!”

    姜夫人又羞又乱的,但感下体私处一涨,天,一根火热粗棒儿已全根塞入穴一下,一阵阵热涨,肉顶,久旷久未挨插的姜夫人,这回肥穴再开,初一阵涨痛的,拼命狂挣乱扭。“唉唷!天,你…你怎可以强奸阿姨呢,唉唷!要命的,喔!你轻点,妈呀!小穴被顶破了!”

    姜夫人挣扭著,但反惹得俊才干脆抱紧她一个丰满大屁股,一阵拼命猛抽滥干,姜凤姨的穴久未挨,肥紧紧的,夹得他一根肉棒又酥又麻,初一阵凶插,痛快得恨不得连一对卵弹也挤进凤姨的小肥穴去夹个痛快。“拍拍!”

    “吱吱!”

    一阵阵肉拍肉向!一阵阵插穴声!不一回,几百下后,苦挨穴花再开的姜夫人,这回穴水大放,被搞得穴门松麻,小肥穴开始美快起来,不由一阵久旷饱足的再也顾不了廉耻,一阵浪哼迎起来。“唉唷!唉!好…..好…好一支大肉棒…唉…..阿姨被你搞死了,天,我…我不想活了,哎呀!这一下插得好,唉,好个大肉棒奸夫…..小情弟…..乖姪儿…..唉!用力…就用力插死凤阿姨算了,哼!哼…”

    姜夫人简直也插美了的乱哼乱叫起来,一会儿,整个肉感娇躯被抱下浴池边瓷砖上,两只迷人丰满大腿被提高高的,俊才欲狂的用饿虎扑羊姿,大肉棒下下猛插著那一只水多扭迎上来的大蜜桃穴。又一阵子,久旷欲足的姜夫人,经不住吃了春药的俊才又是一阵凶插,插得她穴内又疼起来,忙急急拼命一挣,挣滚起肉体,欲饱神清的,一阵又羞又急嗔叫!(三)“唉!俊才,你不…不能搞阿姨的穴,你凤阿姨吃饱了,唉!你…你一定是吃下了春药,唉!你怎会这样…..”

    姜夫人,老经验的,见俊才插而不泄,又迷狂心智的只知插女人穴花,急急关上浴室门,溜出俗室,只披了件浴衣,怕羞见人急急的冲回楼上间去。羞死人的,姜凤夫人一把趴在床上胡思乱想。“哎呀!要死了,我怎最后也忍不住的随他奸淫乱搞,这下怎么办!唉呀!不对,他迷乱心神,这下不好好给他泄出欲火,那么…天,他岂不要奸淫一屋子所有女人,不好了…..”

    姜夫人急急的忙又出了房门,想去阻止变成可怕的淫兽般的俊才,但等她回到浴室门,天,门已被破开了那俊才欲火攻心下冲开浴室门早就溜出去了。“糟了!糟了!”

    姜夫人对这羞死人事的又不敢大声嚷嚷,急急四处乱找俊才。这栋豪宅相当大,这时的俊才迷乱之淫火正入高潮,这回他急着找女人肉穴就要干,简直变了淫兽的到处乱找人,找女人,找肉穴。首先遭殃的是随行的他那几位女职员和秘书小姐,三名女职员,贵媚,玉娇,美凤,三美还末入睡,正躺在床上只著三点式的内衣裤,围在一起玩朴克牌,忽然房门“蹦”

    的一向,冲进来了一丝不挂,巨物顶天的俊才。“啊哈!”

    好,好,三只美洞儿连在一起。“呵呵!要死了,总经理你…..”

    娇小迷人的美凤,首先一声羞叫!俊才狂笑着,身材玲珑苗条的玉娇小姐看出苗头不对,想溜出房去,但却首当其冲的被俊才一腿伸出勾倒在地。“唉呀!不…不,俊先生,你是总经理,老板,不能欺职员呀!哎呀!”

    玉娇小姐又羞又跳的,却被俊才先剥了个光,玉乳尖扭,粉穴呈突的,一把被俊才抱顶在墙壁上,面对面的压着美肉儿在墙上,拉开她两条乱踢乱跳的粉腿,大肉棒顶了顶,又顶住了女人穴洞,色呼呼叫!“小穴,小肉穴,我要女人的小穴…..干!”

    就像“大战”

    似的,俊才叫了声干,屁股狠狠一挺大肉棒儿“吱!”

    的一声,就强塞入了玉娇嫩穴中…..“妈呀!”

    被顶背贴墙上动不得的玉娇小姐,下体像挨了一刀似的,一声苞开痛叫。接着墙上“砰砰”

    撞响了起来,俊才十分痛快的,猛顶插著玉娇小嫩穴,一面发狂的,嘴巴乱吸咬著玉娇尖尖的小嫩奶子。床上另一对俏佳人早吓得呆呆的,丰满肉弹型的贵媚小姐,羞慌慌哀叫!“天!天…天呀!总经理疯了,他…他竟然强奸女人…..”

    一会儿,墙上沾了一片血,是玉娇的穴开处女血溅上,好一付令人十分消魂刺激图,俊才狂干了挣跳哭叫的玉娇一阵,见她昏了似的,不动不叫了,感觉无趣,一把抱她回床来,吓得床上二美人急急下床要开溜。但俊才先抱住娇小的美凤小姐,一把推向丰满的贵媚小姐,使二女互贴,一上一下,卧叠在床。“拍!”

    的一声,也不拉脱二女乳罩的,俊才毛手往下拉,双双一把抓碎了二女的三角裤。但见二女互贴的下部,两双迷死人嫩穴儿,娇小的美凤穴儿简直像只小玉荷包儿,又嫩又小,毛儿却浓厚一片,真够刺激人的一只小玉穴!而贵媚是只蜜桃包子型阴户,毛儿稀落没几根,粉穴后紧紧闭洞口,嫩脆滴滴的,俊才看得色狂起的竟一低下头去,张嘴狂吸著上下互贴的两只迷死人肉穴儿。“渍渍!”

    吸得两双妙穴儿浪水滚出,二女又羞又痒的吃吃怪笑,一会儿又慌慌羞叫!“唉呀!不行,总经理,俊才先生,你不能这样…..”

    娇小吕美凤,尖声嫩叫不停!叫得色狂中的俊才,狠狠的吸了她多毛小嫩穴一下,吸得美凤消魂似的一哼!俊才一把站起来,手握肉枪,怒挑双嫩穴的上下来回一扫一磨。“唉呀!不…不,救命呀,俊才先生强奸女人呀…..”

    贵媚小姐被美凤压在身下,感觉下体阴户口一裂,不由也大声尖叫起来。但俊才简直淫迷发狂的一面肉枪狠顶互贴的上下双穴,一面扶上二女,扶在美凤身后,毛手一只伸入二女互贴胸部,拼命的扯掉二女乳罩。毛手挤入二女互贴的乳房中,胡乱的抓揉着四粒一大,一小肥奶。下面大肉棒就在贵媚小姐的忽一声杀猪似的痛叫声中,大肉棒紧紧的像插入一个火热奇暖无比的橡皮套中。俊才简直更发狂了的,下下就是一阵猛插猛顶,苦得压住在最下面的贵媚小姐动也动不了的硬挺突著嫩穴,苦苦挨插。一会儿,大肉棒“叭”

    的一声,抽出贵媚开了苞的嫩穴,抽出来往上一冲,借着淫滑,“吱”

    的一声,猛冲入小嫩穴,美凤的小穴中。又是一声杀猪似的痛叫。娇小穴浅的美凤小姐,穴开的痛昏过去,但俊才反而更发狂刺激的拼命的一阵抽动肉棒,美凤穴小又紧,他狠狠一拔一插著,猛插了几百下,才渐渐松了小嫩穴的“叭”

    的一声,又抽出肉棒。往下“吱吱!”

    一声,又插入贵媚的小嫩穴去。“哎呀!呀!总经理你…你饶…..饶了我吧!”

    贵媚小姐又苦苦的硬挨着一顿凶搞…..“砰!!砰!”

    房门忽响了起来。“英凤姐,妳们苦叫什么呀…..”

    房门一开,进来了两位大美人儿,一东一西的秘书小姐,黑发夏凤和金发洋妞妮娜两位秘书小姐,热情洋妞妮娜早和俊先生有过一腿,夏凤虽是新任不久,虽也对俊才有意,但这下子猛见俊才色狼似的痛宰白羊群,只看得她又羞又气。“哎呀!要命的…他…..他怎这样羞死人…”

    夏凤小姐一扭丰满性感娇躯,羞急欲溜,身旁金发尤物妮娜,似了解什么的,一把挡住夏凤小姐!“夏小姐先别走,他一定是中了烈性春药之迷,他一向不是这样凶搞女人的,来,我们快救他一下!”

    “救,怎么救,天…难道你要我们也剥光了上肉阵。”

    “对,只有这办法,否则俊才先生会愈闹愈大,而且久闷不泄会发狂成病,或著丧命的…..”

    真是洋女多情,妮娜一面解说著一面自动剥光衣物,夏凤则半推半就却又羞又急…..俊才大搞床上三嫩美人,欲火更入高潮,回过身来,又见双肉美人,一把就抱住羞羞不决的夏凤小姐,三两把的也剥光了她。但见又是一付勾魂肉感玉体,夏凤身材高大,奶子,屁股肥美得令人发狂,因腰儿又小又细的,一光出肉体,简直像个喷火的吃人妖姬、俊才一把就压在地上,地毡上!“哎呀!要命的,怎就在地上搞,哎呀!不…不…..”

    夏凤性感肉体羞扭不停,俊才淫昏了头的,乱拍打牠的大屁股,打得她尖叫声怪叫的,一个迷死人大白屁股被打得红喷喷的,大肉棒这才狠狠一对,对住又一只蜜桃穴。拼命一个冲刺,“吱!”

    的一声。大肉棒借着连贯多穴的淫滑,一下子又刺入夏凤的肥紧小穴去。“哎呀!要死了,痛死人了,不来了,你简直是性虐待狂呀!哎呀!”

    夏凤玉穴搞入一根凶棒儿,两只尖笋型的大奶子,又被俊才十分痛快似的,猛抓狂捏,一面呼呼猛干小穴。没半小时,一个花枝招展迷人贵妇型的夏凤小姐已成了浪狐精相,被整得不成人形。“哎哟耶!饶命!小穴吃不消了!”

    淫水丢尽了似的,小穴插麻又搞起疼了的夏凤小姐,再也禁不住的呻吟苦叫一旁热情洋妞妮娜小姐看得肉紧,也使出了浑身解数的忙依扭过来,伏地,高高的拱起了她那迷死人肥大白屁股,对着俊才摇弄臀花儿嗲叫着。“好俊哥,换换你亲爱的肉洋妹子的小屁洞给你夹出火吧!”

    “吧!”

    的一声,大肉棒抽出夏凤小穴,俊才迷上了金发尤物的大白屁股!只见她抱着妮娜扭舞挺上的大屁股,肉呼呼的,大肉棒发狂的一插,就插入妮娜小屁眼内。插得洋尤物妮娜眼儿翻了翻咬牙切齿的,忍着屁洞裂穿的疼,那奇紧无比的小屁洞猛夹得俊才更发狂的一阵猛插猛干,恨不得肉棒底的双卵儿也塞入小屁洞去夹的狂干。妮娜咬牙伏地苦挨着插插屁股,哼也不哼一声,看得一旁群美呆了呆,夏凤说:“洋妹子,妳…妳连屁股也给插上了,不…不疼呢?天…..”

    “哼哼!不太疼,但…但这样,给他更刺浏。更肉紧…..好…好让他快快泄出火…”

    妮娜咬牙抖声著“拍!拍!”

    俊才不停的猛插她小屁眼儿,好一阵子屁眼儿插松了,入麻了。但俊才还是泄不出火来。妮娜不由急了,一面苦挨,一面急哼叫!“真…真要命的,俊哥你…妳到底吃了什么鬼药呢?天!这么久连搞数女,这回洋妹我也用后庭迎战…..你怎不快丢出火来,唉?不行!洋妹子屁股也吃不消了…..”

    “吧吱!”

    一声妮娜拼命一扭屁股,大肉棒滑出了屁眼,妮娜拼上了洋热劲,拿着三角裤给大肉棒抹洁了一阵,然后迷人樱口大大一张“咕”

    一声,狠狠含住大龟头,又来一阵“唇枪舌战”

    吸紧大肉棒,一面猛吹,一面还上下前后直套动着!“唔…唔!”

    俊才似乎异常舒服的开始了喘呼。妮娜更加吸著,套著…..几乎尽根的,让那大龟头下下叩顶紧到玉喉中,吐出吞进,吞进吐出,香舌儿猛刮了阵马眼儿。“呵…呵!好…好!”

    俊才痛快无比的抖呼了几声好,正待阳火狂泄,不料房门外忽传来二小姐曼莉的娇叫声“俊才表哥…俊哥,你在那里呀!”

    这一声娇叫,叫得迷狂中的俊才,欲丢的阳精又收了回去。“吧啧!”

    一声,妮娜小嘴巴内大肉棒忽溜了出口去,气得妮娜怪叫一声。“真气死人,早不来,晚不来,二小姐偏在他快泄火时才来…..”

    妮娜急得一嘴又向大肉棒咬去,想再猛吸一下吸出阳火,但俊才身子一躲,大肉棒已滑开,妮娜一口吃不上,气急中,俊才已呵呵淫笑的开了房门出去!“啊!表哥,你怎在此呀!你……”

    这曼莉按计本想夜十二点过后到楼下找俊才以偿心愿,不料俊才并不在他房中,以为他又和姐姐莎莉玩去,嗔急得她索性高叫乱找,找著找著,找到女客房来,俊才却却忽然光赤赤出现房门,胯下巨物怒冲忡的,只看得天生浪漫的曼莉,也羞得嗔了一声,刚一扭身娇叫!“哎哟!要死了嘛!二表哥你怎么…..唉呀!”

    曼莉声末落,一个妖媚娇躯已被赤裸的俊才一把抱起,向浴室进去…..这时刚好姜夫人下楼找来,一见二女儿被俊才抱向浴室,不由又羞又急的追下去…..(四)“砰!”

    但浴室门已关上了。姜夫人打不开,却听得浴室中她二女儿浪野的曼莉竟在嗲叫说:“哼!好表哥,你可知道人家多喜欢你,哎哟!你别急嘛!人家要你告诉我,刚才你光着身出现在女客房门上,是不是也和你女职员们搞上关系,你,唔唔!”

    “骚丫头!”

    姜夫人在浴室门外,嗔了一声。“这妮子竟还不知俊才吃了迷乐,淫火发狂中,唉!这可怎么办,总不能母女同战…..唉!”

    姜夫人羞急万分,怕女儿承不起凶搞,又羞言自己早被搞上了,正不知如何是好时,浴室中已传出她女儿曼莉忽一声杀猪似的尖叫…..“妈咪呀!”

    “完了,完了,曼莉给破身了,女儿,我的乖女儿,天…..”

    “妈咪!”

    姜夫人正火急中,她大女儿莎莉似被吵醒的,也奔下楼来。“啊!莎莉妳,妳,唉!你快进去浴室,你俊才哥可能误吃了春药,发狂了,妳妹妹正被他强奸,要…要吃不消,快,你快进去救她出来!”

    莎莉呆了一呆,忙奔上来,爬上浴室窗户上方缺口,溜了进去!姜夫人已顾不得一切,隐了自己也被奸上的,只说二女儿急急,要莎莉大女儿设法进去排开他们!但,莎莉溜进浴室后,久久却不见人出,反而浴室中一阵阵传出女人消魂哼叫声,姜夫人呆住了忍不住从浴室门孔向内偷窥一看。但见…她那两个宝贝尤物女儿,这会儿竟双双合抱一起,互叠躺着,莎莉在下,曼莉在上,二女均一丝不挂的,两只美妙的姐妹穴上下互贴一块,正由著淫呼呼的俊才拿着大鸡巴,一会儿抽插上方曼莉的小嫩穴,一下又猛搞下方仰突的莎莉大肥穴。上下交征著,狂淫奸著,一对尤物姐妹花互抱吻看,扯著,插著浪肉儿,双穴狂迎大肉枪,挑,刺,插,夹,杀得好不令人心跳,肉麻。而二女此刻更是妳嗲我哼的,上下双穴被狂搞得高潮阵阵,正欲仙欲死中。“哎呀!这两个骚丫头……”

    姜夫人一挺身,看不下去了,心跳着,心想:“天,这下子母女三人全被奸上了,这…这笔帐往后要怎么算,天!俊才到底吃了什么鬼春药,唉!”

    姜夫人羞思著,忽见女客房中五个随俊才来的女职贞,贵媚,美凤,玉娇三美少女夹腿苦脸低着头出来。另两大美人,夏凤与妮娜向她走来,姜夫人看看五美苦羞著倦态,说著:“妳…妳们也他搞上了。”

    洋妞妮娜走上一步说著:“是…是的,姜夫人,听妳口气,莫非妳也被…被俊才先生奸淫…..弄上了。”

    姜夫人羞得剁脚,羞红著脸微闭眼,恨恨叹息:“真…真气人,这…这下子所有女人全给他混弄上了,天!这…这可怎么收拾…..”

    妮娜拉着姜夫人玉手半软求的说:“夫人,别烦,现在我们得先救救俊才先生。等他醒后再仔细和他谈…”

    姜夫人咬了咬玉齿,终于点了点头,嗔说:“好吧!反正妳我都已被搞上了,就待他醒来,我要好好训斥他一番。”

    姜夫人说完正要回房,忽见五美竟一个个溜进浴室内去,不由羞呀呀叫!“妳,妳们…..”

    “夫人,现在我们不得不如此,据我猜测,俊才先生可能吃了极可怕过量春情迷药,现在一切只有帮他快快泄出火来,否则时闲一长,将会害了他性命,脱…脱阳至死!”

    妮娜有些忧愁的解说著,姜夫人啊了一声沉思一下,忽急说:“天,他…他决不可能自己不要命的如此乱来的…..”

    “夫人,也许有人想陷窖他,或捉弄他呢?”

    一边娇小的美凤小姐也开了口:“唔!如果是捉弄他的话,这人也太缺德可耻了…唔!我一定要详查。”

    姜夫人想了想,忽然妮娜走了过来,拉住她玉手低哼说:“夫人,妳…妳也进去相助吧!”

    “什…什么话,妳要我也一同淫搞…..”

    “反正夫人也被他弄上了嘛,救人心切,再说夫人是过来人,经验老到或许能尽快使他…出…出火…”

    “不行,不行,那…那有母女一起…..弄…上…不。”

    姜夫人真是又羞又急,但已先溜进浴室去的夏凤小姐这时已开了浴室门,姜夫人在羞怩不安下被五美硬拉了进去。只见浴室地上,她那两位宝贝浪女儿,这时两姐妹已阴水被抽尽了的,媚脸灰白,一见妈妈,双双抖著,奄奄一气的哼:“妈…妈咪!俊才哥他…他太…太厉害了…..救…救女儿们!小小…小穴…..屁…屁眼…..通…通通被他…他插…..插翻了…..插死…死了…救救我们…..”

    性命关天,姜夫人这下才羞意全消,救女心切的,急急去拉开大发兽性的俊才。但,她这一去,可就也搞上了,又给杀上了,只见俊才被姜夫人一拉“吧”

    的一声,正狂插著莎莉屁眼的鸡巴拉了出来,那物此刻通红得更粗更壮像要干尽天下骚穴的,干还不够瘾的一把反抓姜夫人“哗啦”

    一声,衣裙尽落,又是一只大白羊儿,饿虎般的俊才已被“火”

    烧得目乱神迷,大鸡巴一碰穴就入的,一把压倒姜夫人在地。“哎呀!要命的,你,慢…慢点…..”

    姜夫人又羞起来…..躺在女儿身边,丰盈肉体尽露的,俊才压上来,拉开她两腿,又给提得高高的,天…天,大鸡巴竟对上了小屁眼儿,姜夫人一感不对劲的,要想扭开已来不及的,不由尖叫:“哎哟!要死啦,不…不能入屁股…..唉唷!”

    伏在地面姜夫人叫没半句,高高被抱起的下体,迷死人的又肥又白大屁股,小小屁门儿猛一涨裂,“吱”

    的一声,粗粗长长的大鸡巴已猛插入大半根。姜夫人后苞初开的疼叫了声妈,一个大迷死人的肥美屁股,疼得拼命狂扭摆着,但鸡巴已深入屁道紧紧的,这一摇扭反热夹得鸡巴阵阵酥麻,更顶深进去…..“哎哟!你要死了,顶穿阿姨的屁股了。”

    姜夫人只疼得死去活来,大鸡巴插入小屁眼的紧密感却让俊才痛快的下下急急抽插。一旁姜夫人的两个尤物女儿,已渐复了元神,看她妈也挨起插屁眼的,二女儿曼莉浪哼哼喘气的说:“妈咪!忍点,一会儿屁股插松了就不疼了。”

    “唉唷!哼!去…去你的…..浪丫头,妳…妳还说,唉唷!小色鬼,轻点,唉!顶,顶穿了…..唉唷!!”

    姜夫人苦挨着这又来的一“插”

    ,大破后庭花,一旁进来的五美人,见夫人首当其冲先入了肉战,忙围了过来,五美一忍羞怩怯意,各自大展起狐媚肉门阵,一切以救“先生”

    再计后果的我牺牲精神,妮娜带头挺过来,已拉出乳罩上的一对大肥奶儿送给俊先生张口“大吃”

    。一边玉媚,美凤二女左右玉腿羞迷人的一分开,让俊才双手左右各摸挖入二女嫩穴中,刺激火的乱掏乱抓。贵媚,夏凤两个肉感型大尤物,则紧贴在俊才身后,玉体擦磨他身子…..一男八女,均已不著一丝的光光的,八个肉粉堆儿紧紧合“围勦”

    大鸡巴。(五)一会儿,俊才连战群美一阵后的他,这回再狂入美妇人姜夫人的奇紧屁洞又搞了近半小时后,屁门已搞麻了,已止疼些的姜夫人见俊才浑身大汗直冒,鸡巴入得更急更凶,老经验的她,姜夫人急叫!“姐妹们快注意…他已进入高潮了,快趁此合力吸出阳火来,他早复元气,快!”

    姜夫人到了这时,也忘了一切羞怩态的,急急死命一挣,挣开了屁眼内鸡巴。洋妞妮娜会意的,忙急急叫夏凤拿一件三角裤儿,给俊才抹净鸡巴淫水,然后她要群美忍住羞态,八美八张迷死人樱口儿,开始连合展开轮番上阵嘴上功夫。“嘴”

    是吸力最强的热穴,这时吸力齐发,常是最佳的采精要点。只见妮娜当先将俊才扑倒地上,一根大鸡巴酥抖中“顶天立地”

    ,妮娜“樱口”

    首先一攻,“咕”

    的一声,猛含住大鸡巴,就一阵没命的又吸又套,吸得大鸡巴更酥更麻,等吸酸了嘴皮子后,轮上夏凤小姐,羞咬了咬牙儿,也接口上来,“咕”

    的一下,含住鸡巴也来一阵狠吸狠吮!“呵呵!唔唔!”

    躺着的俊才俩简直舒服得孔直出气,按著换上第三张妙口儿,贵媚小姐菱形樱口儿,一口也吃上鸡巴,又是一阵吸吮,套助。一会儿,换上玉娴含着鸡巴,一会儿小佳人小小鸡巴的美凤小妹也拼命的,张大著小嘴儿,含紧著大鸡巴拼命的吸吭,吸吮!“唔!唔!美,美死我也…..”

    俊才痛快的鸡巴忍不住一阵向上狂顶,顶得美风小姐差点顶穿了喉咙的,急急“啧”

    的一声,吐出鸡巴。“啊!快,别停,否则火又收回了。”

    妮娜在急叫着!“唉唷!人家喉管儿顶疼死了!不来了。”

    美凤不含了,不吸了,一旁呆呆已复元神的浪尤物姐妹,莎莉,曼莉,忙知意的围扑过来,一个又吸住大鸡巴狂套,狂吭,一个含弄著鸡巴双卵蛋儿,一会儿交互换口的,莎莉改吃双卵蛋,曼莉骚野劲大发起,拼命含紧鸡巴,小嘴儿鼓得涨涨的,几乎尽根含的,用上“吃奶”

    力气,塞得玉喉儿几乎贯穿的,两眼翻著拼命吸,吸,吸…..一旁喘息了一阵的姜夫人,见景,也顾不得羞的,母女同争含起大鸡巴似的,姜夫人樱口猛一接上,曼莉,莎莉二女儿忙各自含住一粒“卯蛋儿”

    只见忘羞的妈咪艳口儿含紧男人大鸡巴,吸得好用力,到底是老经验一会儿又吐;出大鸡巴头子来,拿舌儿猛卷猛刮著,一会儿又把鸡巴夹在两颗豪乳间猛卷猛刮,猛揉!猛搓!时而樱口一扑,又狠狠吸了大鸡巴头子一下,,只听得俊才失魂似的猛一吼:“美死我也!”

    “扑!扑!扑”

    一股股又浓又多的阳精火箭般狂射出来。姜夫人正拿舌头猛刮大鸡巴马口儿,这一精冒,拍!拍的!一张迷人媚脸儿已喷了一脸男人精液…..“唉唷!要死的。”

    姜夫人怪叫一声,急急丢开男人阳具,姜扯开去,急清洁著玉脸。那尚冒精的鸡巴,她那两千金浪女儿,竟争吃着大鸡巴头子,妳一吸一凸,她吃一口的,双双同她们母一样,哼一嘴的男人精虫!“呼呼…”

    俊才终于连贯群美穴,屁眼后,这回终于被联合的嘴功中吸出了长闷的火…闷精。终于,俊才倒下去,精出得太多,战的时闲又长,累得倦昏昏的入眠去。“唉!这死鬼舒服了,什么都冷静了。”

    姜夫人羞说了说,见两个浪女儿还在互争着似的争吃着鸡巴吐精的,微嗔:“死丫头,你们还争吃什么。还不快回房去。”

    姜夫人芳心半吃起女儿醋的,见俊才已出了火,忙羞斥了二女儿一下,曼莉两姐妹也见“情哥哥”

    火已止,忙从母意的,各自回楼上房去…“我也去了,一切待明天再谈,妳们就扶他回房去。”

    姜夫人向妮娜五美女羞说了说,五美已各自穿回了衣裤,也替俊才穿上了内裤,五凤朝阳的,合扶抱起俊才回他的客卧房去……俊才这一整夜连贯八美,药去,人睡中。这一睡,直到元神恢复,睡到了第二天下午…..“呵呵…..唔…..”

    醒了,他终于舒服的醒了。身上软绵绵的,香喷喷的,他不由毛手胡乱一抓,喔!好一团棉花儿,抓到了尖尖嫩嫩的肉球儿。“咦!这是女人大奶子,这是谁?”

    他呆了一下,忙睁眼一挺上身坐了起来。怀中甜甜睡了个光嫩俏美人。正是他的女职员之一,最小的,娇小的美人儿美凤小姐。这小佳人,竟是只穿了件三角裤的,浑身细皮嫩肉儿光裸出,两只奶子尖挺挺的,乳珠鲜红欲滴,看得俊才一阵魂消,忍不住贪婪的毛手儿又捏了,玉乳一把。“唉唷!…..”

    小佳人美凤醒了,看看“情郎”

    也醒了,咕了咕小嘴儿,羞迷人的扑紧他,一阵娇嗲!“不来了,你坏死了,昨夜像吃人的老虎似的,吃尽了白羊儿…人家,连人家还小,也把人家插..插破了…身…喔…坏死了…”

    “咦!美凤妳…妳说什么…我…”

    俊才傻住了,想了想,昨夜…..渐渐的,他想起了一切…..依稀迷糊中他似乎一个又一个的和许多美女肉体狂欢乱搞一番……“咦!我…我昨夜不是在作梦吗?”

    “唷!不来了,你玩过了人家,竟还说是作梦!”

    美凤仰起头来,红脸嗔怒。房门外,忽进来曼莉,莎莉一对尤物姐妹“表哥,你醒了,一切事情已查明白了,你来我妈咪房中一下……”

    “什么事查明白了,真弄得我莫明其妙的…..”

    俊才仍呆呆的,随着莎莉姐妹出了客房,英凤随后也跟上,三女却十分亲热的前后左右靠紧著俊才,莎莉姐妹更大胆的,竟拿他的手,左右各搂住她们,还分摸住肥奶儿…..曼莉说:“俊哥,你看我的奶子比姐姐肥多一点,好玩一些吧!”

    弄得俊才面红心跳的,忙唔唔点首乱哼。“哼!妹妹妳看他,这色狼昨夜凶巴巴的,还不认帐呢?”

    莎莉有些恨恨的娇嗔著!俊才呆呆的,曼莉忙替他分说:“姐姐,这也不怪他,反正,凶手己查到了,一切看妈咪怎么处埋吧!”

    “唉!我看,这风流鬼,恐怕要连丈母娘也一同娶过来呢…以后母女同事一夫那才有趣呢…..嘻…..”

    美凤在羞笑逗弄著。曼莉姊妹羞白了她一眼,俊才更脸红心跳,完全呆住了的,内心上一阵阵没来由的肉紧…..姜夫人房中…这个如埃及艳后的大美人,中年美妇人!姜凤夫人,这时正抑眉倒竖的,斥责著一脸愧色低头不语的胡经理。“胡麟,现在还有何话可说,我二女儿已招出了你的一切不良行为,除了上一次是你派人故布陷井害俊才,虽然是为我二女儿好,但昨夜你不该用上奇淫毒药,害得他狂奸了不少少女,又几乎送命…..”

    姜夫人故意用“狂奸少女”

    字眼以隐满自己也受害的窘事!“是,是,夫人,,我该死,我错了,请原谅!”

    胡经理低着头认错,姜夫人又恨恨说:“本来这事我要送你去警局惩办,念你过去对本农场有过功绩,现在我不追究你,但我要辞退你,你就领去五万元马上远离我这农场吧…..去吧!”

    “是…是…唉…完了…..”

    胡经理十分后悔的。当他走出房门时遇到了上来的俊才及曼莉姐妹等人,曼莉小姐狠狠注视了胡经理一眼说了声:“这怪你这次作得太狠,这叫自作自受,滚吧!”

    胡经理低首说了声“对不起!”

    大势已去,他也只好就此别开了…姜夫人房中,渐渐的,俊才在曼莉说出一切下,明白了后,他愤愤的说:“这该死的胡经理,不能这么轻易放了他。”

    “唷!算了吧!要不是他,你也没法一下就捞了这么多美人儿,大享艳福…..”

    妖媚的莎莉又插口逗弄著俊才,弄得他又面红心跳的,看看左右前后八位美女,俏佳人,他又傻住了,这一笔风流帐怎么算,尤其连姜凤姨妈母女三美也一同搞上,这…这难道真要连丈母娘也一同娶过门呢?俊才呆呆的无话可说…..忽然见姜夫人凤姨一挥手,她大女儿会意的去锁上了房门,一会儿,八位美人儿在姜夫人带头下竟一件件剥下衣裙,内衣,奶罩,三角裤。“呀!妳…妳们…..”

    俊才更面红心大跳了,只听姜夫人媚哼著说:“俊才…你这小色狼,现在我们就慢慢的算算风流帐吧!”

    俊才是一位年轻高大有为的青年,这次带着公司女职员贵媚、玉娇、及陈美凤三女以及二女秘书夏凤小姐与洋妞妮娜小姐及一男五女,来到港地故姨父的大农场考察研究。在港市郊区一处大农场,农场主人是一位风华绝代,有艳寡妇之称誉的姜凤丝姜夫人。姜夫人热切的招待着这结拜姊妹所生的唯一大男孩,台地公司的年青总经理俊才先生。俊才也亲切的叫了声“凤姨!”

    ,并介绍随行的女友及公司女职员。“哦!贵公司里可真是美女如云呀!”

    姜夫人笑说著,女职员们一脸羞态!一会儿,姜夫人也介绍着她农场中所有重要职员。一个雄壮高大的汉子,叫胡麟,是农场经理,其他令人注目的是两位漂亮的农场女秘书月云、玉梅小姐。忽然,客厅中,从二楼上,跑下了一位妖媚十足,迷人至极的性感娇娃,一面下楼来,一面叫着!“妈咪!是表哥来了吗?喔!还有一群漂亮女客人呀!”

    姜夫人迎著妖媚少女一抱,捏了她迷死人会扭的美屁股一下,笑叱说:“曼莉!你这野丫头,就是这么会怪声乱叫的,来,过来看,这位就是妳从未见过面的世交表哥哥!对了,妳姐姐莎莉呢?也叫她来见见。”

    妖媚少女曼莉看了看俊才,竟媚眼儿一飞又叫一声:“英俊潇酒,一表人才。真是不愧叫俊才这二字呢!好俊的表哥哥,你好。”

    俊才被这淘气妖媚十足的小表妹弄得大伙儿在一起中,虽然也私下爱风流的他,可也闹个红耳赤的。“浪丫头,又胡叫什么,快去找妳姐姐来。”

    姜夫人没好气的又娇叫看这小女儿,曼莉天生媚骨,浪漫个性令她十分头痛。“是!妈咪!”

    曼莉又飞了个媚眼儿给俊才,这才一扭三摆的扭出客厅去。夜…..吃过晚饭后,在姜夫人两个女儿的楼上闺房中,二小姐曼莉有事找大姐莎莉,但房中无人,曼莉鼓了鼓小嘴儿哼说:“真气人,大姐今天是怎么回事,一会儿又不见人”

    。曼莉下楼去,正想到妈咪姜夫人的房中去一问,忽然从浴室中传出男女嬉声。曼莉忙从浴室门缝孔向里偷窥一看,但见她那位也天生妖媚,性感动人的姐姐莎莉,天,她竟一丝不挂的,伏在一个赤裸的男人身上,更令人心跳肉麻的,莎莉姐竟伏著张嘴含着男人鸡巴在“大吃香蕉”

    呢!“哦!要死人了,怎,怎么这样,大姐虽也浪漫妖媚,但从不轻近男人呀!这男人是谁?”

    曼莉心跳的,仔细再偷窥一看。“唉呀!怎是表哥他,这,浪姐姐是怎么和他勾上的?”

    曼莉心中叫着,对着英俊的表哥,不由吃起姐姐醋来…原来曼莉的姐姐莎莉也是位浪漫型尤物,常出外四游,而很早就认识了俊才,一个风流种子,一个妖媚浪漫,早就暗交上了一腿。“表哥,真想不到咱们还是世交表亲呢?几个月来我们不再见面,真想死人家…..”

    妖媚大尤物莎莉,鼓著名艳红红的小嘴儿,拼命含吸了俊才大鸡巴一阵,一会儿,边吸吮,边浪哼哼的,十足妖媚性感。俊才一根大鸡巴被她吸得酥痒痒的,再听她的浪叫劲儿,不由再也按奈不住淫火,一把拉起她两条雪白白迷人大腿,一个上提大开,“噗滋、噗滋”

    一声,莎莉上身跌入浴池去,下身挂出浴盆外,一只迷人肉穴儿,肥美拱起,俊才拿着鸡巴,粗粗大大的,“吱咕”

    一声,插入莎莉半开了口的阴穴去。猛下插入半根,插得莎莉这浪尤物尖哼娇呼“哎呀!轻点,好哥,人家久未再开…哎呀!”

    俊才对付浪尤物常采猛攻式,也不理她痛哼,一个抱腿又一猛插,直入尽根,大难巴头狠狠撞入了子宫心。“唉唷!唉唷!”

    莎莉不知是痛是快,尖哼怪叫着不停,俊才大鸡巴一入阴穴,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阵狂抽猛插。“啧啧!”

    “吱吱!”

    “唉唷!”

    “哼唷!”

    一阵阵肉拍肉响,夹带着莎莉令人消魂的娇爹浪喘声,门外偷窥的曼莉,只看得芳心又麻又跳,虽然尚未“开封”

    的她,但天生骚媚的骨子底,早已春情大解的,下面那只“宝贝”

    “嘴儿”

    不知偷吃了多少根“茄子”

    “香蕉”

    。这会儿,只见这骚妮子,看得芳心飘飘,一个迷死人会扭的美屁股,正看得忘形的一下一下狂扭起臀花儿,好像大鸡巴在狠插她似的,屁股乱扭,短裙内,一件三角裤早成了“尿裤”

    。忽然“拍!”

    的一声,一只大毛手儿狠狠拍打了她乱扭的屁股一下。“唉唷!”

    只疼得她屁股火辣辣的,怪叫一声,春火全消的急一挺身回头一看。“唉唷!是你这只大色狼。”

    曼莉尖叫着,打他屁股的,竟是农场经理胡麟。“嘿嘿!丁二小姐,对不起,我以为妳屁股难过的乱摆,所以才打醒妳一下,这回好多了吧。”

    这农场经理胡麟是个面善心狠,暗怀巨测的阴险家伙,他来此一年多,已深得女主人的信任,而一心却想借此勾上大、二小姐,好登上农场主人,一举人财两得的阴谋。这日里,他见大、二小姐竟对来访的女主人世姪儿俊才有意,为恐失去一切的,夜里睡不着的出来探巡…..。这家伙不但好色又心狠,见情况不对劲,心中已有一条毒计上来,但见他不怀好意的把二小姐曼莉打醒了春梦…..“你…你!胡经埋…..你竟敢打…..打我的屁股…..”

    二小姐曼莉平日里浪漫妖媚,常和职员们乱开玩笑,但这次偷窥春光,又被这一向色儿似的胡经理趁机吃了豆腐的,不由粉脸一变,又羞又气…..老奸巨滑的胡经理忙已心上一计的,急向二小姐讨好似的哄说:“二小姐,千万别气,我知道妳是…..嘻…..我是一片好意,我有办法使俊才先生他舍去妳姐姐,而来投向妳…..”

    “喔!”

    二小姐曼莉瞪了瞪美目,忽一改羞态,哼说:“那么你快说,是什么办法。”

    “嘿嘿!明天午后,妳邀你表哥出游,我会收买几个流氓装成蒙面盗,然后以绑票的方法,将你们关禁在山上,我布置好一间洞房中,那么,嘿嘿,以后就看你了。”

    “哦!我明白了,我可以趁此和我表哥俊才发生…..”

    “对,对,日子一久,关系发生了,最后大家闹开了,公布了,你妈自然会要你和他结婚。”

    “哦,好办法。”

    曼莉高兴了,心想,“姐姐和他是搞暗的,我和他搞明的,妈咪最后定会为了我…..”

    “嘿嘿!二小姐,我祝妳马到成功。”

    “去你的,就你鬼主意最多,走吧,事成功,我会叫妈出赏你。”

    “是,是,那么明天看戏了,嘿嘿!”

    胡经理十分得意的一面走开,一面心想。“嘿嘿,你们弄上了,我再对大小姐下功夫,然后把你也搞上…嘻嘻…”

    (二)夜…..二更天…..在楼下,俊才的客房中…..从浴室搞到床上的俊才和浪尤物莎莉,这会儿,莎莉这大骚尤物早已“吃饱,吃够”

    。,睡在俊才身上好一阵…..“甜心,好了,该回房去睡了,否则…..”

    “人家知道嘛,哼唷,搞了一整夜,人家骨头都给你整散了,唉唷!”

    莎莉光溜溜的离开了俊才怀抱,穿上了奶罩,刚拉上三角裤下了床,忽尖叫了一声。“怎么了,我的美人儿。”

    “哼!你,你,都是你。”

    莎莉苦了媚脸儿“人家说屁股不能搞,你偏最后来一个什么开后庭花的,这回弄…弄后人家屁股还肿疼的,哼!死鬼!大坏蛋…..”

    “哦!美人儿,哥哥开妳后庭花,妳该骄傲啊!那是因为妳的屁股长得肥美迷人呀!”

    “嘿!去你的,唉唷!”

    莎莉红著媚脸儿,想回身打他,屁股又隐疼了一下,刚才俊才来一阵后庭花开,便将那根涨死人的粗大肉棒强塞入她小屁眼儿内,一阵火干下,搞得她屁门翻肿,雪股酥软,这回儿真“吃过饱”

    的,两洞一酥一疼,苦得她娇嗲乱嗔不已。次日一早,俊才随行及女职员们又观看了农场一阵子,午饭后姜夫人的大小姐因“夜战”

    辛苦,躺在床上休息,姜夫人便叫二女儿曼莉陪同俊才到附近山林间赏花游玩…..等俊才用汽车载着曼莉向山林中去后,胡经理心中得意万分的,向大小姐房中去…..俊才、曼莉二男女,车行不远处,忽然在马路中卧了个女人在痛苦挣扎,“轧!”

    俊才忙停住车于,与曼莉下车过去查看。“咦!妳不就是萧家村的村花萧美瑶小姐嘛?”

    曼莉扶起了地上这个身材丰满动人的美艳成熟少女…..“哦!曼莉二小姐是妳,喔!谢谢妳,我出来替父亲采集一些药草,不小心跌一跤…..”

    曼莉为她揉捏著跌疼的玉腿,当长裙一拉,丰满迷人的大腿露出时,那嫩得白白的肌肤,看得一旁的俊才不由心神一跳,尤其这乡下大美人的大腿根展露处,竟穿着一件红色的三角裤,俊才心中不由又一跳,心想:“好一个乡下美人儿,看她外表淑静甜美,内衣却是一片红,可见乡下美人都是热情内蕴的。”

    俊才被这位恬静淑美的村花萧美瑶小姐所迷似的,竟主动的过去抱起她笑说:“萧小姐,妳行路已不方便,干脆我们就送妳同家去好,来。”

    “啊…啊!你…..”

    萧美瑶见是一位高大英俊男土抱起了她,不由羞了双颊,芳心乱跳的,正想推辞。曼莉暗醋哼了一哼走过来说:“萧姐姐…萧小姐别羞,这位是我表哥呢!请吧。”

    “哦…..”

    萧小姐说了一声,一个迷人娇躯已被抱入车中,不久,车行了一阵,来到一处山林地方。萧美瑶小姐由于腿伤发炎,感到口渴又热,曼莉忙叫停车,她下车到清水池边去取了些凉水来要给她凉凉身子。但等她回来时,车内俊才和萧美瑶小姐忽不见了。“啊!不好,他们可能被胡经理派的人手以绑架方式捉去了。”

    “真气死了,怎偏偏安排这个时候,气死我了。这么一来反叫表哥又把别个女人搞上了。”

    曼莉又急又气的,但又不知胡经理安排的山上囚房在何处,只好怒冲冲的开车赶回去问胡经理。在山林间,有一座破旧的老式房子,外表看来又破又旧,内里一间房子中却有如新婚洞房般的漂亮…..“这是怎么回事。”

    莫名其妙的忽然被几名蒙面歹徒绑架来此的俊才和萧美瑶小姐,二人呆呆的看着这房里房外有如天国之别的差异。“这简直像新婚洞房呢!”

    俊才呆呆边看边给萧美瑶小姐疗伤腿伤。“俊才先生,我好多了,可是,我…我们怎么办,呜呜!”

    萧美瑶小姐娇泣著,她是又怕又慌。俊才忙安慰她,一面又说:“这一定是绑票,歹徒知道我是大富商之子,也是大农场的亲人,我想他们定想利用此向我姜凤姨趁此机会索财…..我想等他们拿了钱一定会放我们自由的,萧小姐妳不要悲伤,来,妳休息一下吧!”

    俊才一面慰言中一面随手从冰箱中倒出一杯茶水饮下,很快的,忽感全身发热,心跳加速起来,似乎…..胯下之物猛的涨起来,把裤子鼓起撑伞似的…..他神智渐入迷中,忽见萧美瑶小姐也倒一杯解渴似的饮下,他不由啊了一声,急叫:“不好,萧小姐,别别喝,那是有人故意安排的春药…..”

    可惜太迟了。“唔!我…我热死了!”

    一件一件女人迷人衣、内衣剥下,最后一件红色三角裤也掉落地上。心智已被欲念冲昏的萧小姐,不一回竟已变成了一只大白羊儿。但见浑身玲珑嫩白中,肥奶尖挺,粉穴玉股,简直又美艳又丰满,够性感,只色诱得俊才再也禁不住的欲火往上直冲,一声声吞口水声,他迷乱的叫:“萧…萧小姐,妳…妳的肉体,唉,我…我忍不住…..唔!心肝,乖肉儿宝贝…..”

    俊才热呼呼的入迷叫起来,浑身也已剥了个精光,胯下之肉棒已涨得又长又粗,萧美瑶小姐却也已入迷的痒扭起下身,两人互哼了一声:“亲哥哥…..”

    “小穴妹…..”

    “咚!”

    的一声,赤裸男女已互抱得紧紧滚翻在床上…..不一回,床上萧美瑶小姐发出一声杀猪似的尖叫声:“妈呀!小肚子破了!”

    “心肝!甜心!小穴!好紧的小甜穴,宝贝洞儿!”

    俊才在狂乱的叫。床舖接着一阵剧烈震动“吱呀!吱呀!”

    房门外接着忽然扒著一个蒙面人在偷看,转向着身后另两名蒙面人笑说:“好!她们干上了,咱们任务完成了,走吧!”

    几名蒙面人匆勿的下山去…..不久夜又来临了!晚饭后,大农场女主人等多人一直找不到俊才,大家胡乱找寻着。楼上二小姐房中,曼莉小姐一人躲在房内,气呼呼的招来胡经理大骂。“对…对不起,二小姐,谁知道半路里会突然来个姓萧的浪女人,我也骂过我那些笨蛋手下人…他们很少见过二小姐妳,所以才会捉错对象了…..”

    “好了,你少囉唆这些,快另想办法,否则我表哥不但我要不上,又惹多了风流债,最后要怎么算?”

    “是,是,晤!这样吧!我马上派人放他们自由回来,等今夜里我再弄上些春药,二小姐妳叫他上来,就在二小姐房妳先与他发生关系再…..”

    “好了,别再多说,快去办!”

    “是,是!”

    胡经埋忙应声下去,心中却又想出另一狠计,心想:“这小子差点误了我大事,好,今夜我把春药加多一点,要他乱搞一番,然后使他没脸耽下去,先赶走这小子,我好来个一箭双雕,吃上这一对浪狐狸姐妹…嘿嘿…..”

    胡经理又生鬼计匆匆出了房外…..不久!!入夜九点多时!!山上囚人房中一下午春火在狂欢后的俊才和萧美瑶小姐,床上落红片片,美艳动人的萧美瑶小姐村之花,花落苞开,正哀哀暗泣著。俊才愧意的安慰她,忽然发现房门开了一边,不由忙抱美瑶小姐,两人匆匆溜出房去,奔下山去!先把美瑶小姐安慰好,送周家后,俊才匆匆的回到大农场来!他不好意思说出又搞上女人,只说被歹徒绑架,溜逃回来。等大家开始入睡,十二点多时,俊才回到客房中,对着白天发生的事一面苦思“凶手”

    的由来,一面拿起热水瓶,倒了一杯水喝下。等又喝下水后,全身又是一阵痒热起来…..“呀!怎么回事,在…在这里也…也有人下春药!”

    “不好,凶…凶手一定是内…内贼!惨了…惨了!”

    俊才似已想出了什么,但人已渐入情迷中,半昏半清中,急急的向浴室跑去想冲冲冷水浴以解去春药内火…..匆匆的,等他忘形的冲入浴室中,也没看清有人无人的,就剥了个精光大吉。忽然浴盆中出水芙蓉似的站起了一个勾魂般美人肉体,但见肥乳又白又大,浑身肉感逼人,尤其那一只毛茸茸的肥美阴户儿,只看得俊才火花乱冒的,忘形的就扑向那一具肉体…..“唉唷呀!是你,你…你疯了,俊才,我…我是姜凤姨呀!”

    乖乖,原来这大美人儿是凤阿姨姜夫人。但俊才已药迷心窍,只想要抱住女人美肉大干一场。只见他好猛的力气,一把抱起丰满的,肥美迷人的凤姨夫人,一把像上次奸淫她大女儿莎莉一样的,使她上身仰后浴盆中,下体迷死人的一只肥美阴穴挺上来。这姜夫人,徐娘半老,艳美依旧,又平日富足保养得好,一个肥白白肉体又够丰满肉感,俊才简直更惹起欲火攻心的,手一扶已暴涨得更粗更长的大肉棒,对住凤姨那迷死人大水蜜桃似的阴穴,狠狠向前一顶。“唉唷!俊才,不…不行插阿姨,唉唷!”

    姜夫人又羞又乱的,但感下体私处一涨,天,一根火热粗棒儿已全根塞入穴一下,一阵阵热涨,肉顶,久旷久未挨插的姜夫人,这回肥穴再开,初一阵涨痛的,拼命狂挣乱扭。“唉唷!天,你…你怎可以强奸阿姨呢,唉唷!要命的,喔!你轻点,妈呀!小穴被顶破了!”

    姜夫人挣扭著,但反惹得俊才干脆抱紧她一个丰满大屁股,一阵拼命猛抽滥干,姜凤姨的穴久未挨,肥紧紧的,夹得他一根肉棒又酥又麻,初一阵凶插,痛快得恨不得连一对卵弹也挤进凤姨的小肥穴去夹个痛快。“拍拍!”

    “吱吱!”

    一阵阵肉拍肉向!一阵阵插穴声!不一回,几百下后,苦挨穴花再开的姜夫人,这回穴水大放,被搞得穴门松麻,小肥穴开始美快起来,不由一阵久旷饱足的再也顾不了廉耻,一阵浪哼迎起来。“唉唷!唉!好…..好…好一支大肉棒…唉…..阿姨被你搞死了,天,我…我不想活了,哎呀!这一下插得好,唉,好个大肉棒奸夫…..小情弟…..乖姪儿…..唉!用力…就用力插死凤阿姨算了,哼!哼…”

    姜夫人简直也插美了的乱哼乱叫起来,一会儿,整个肉感娇躯被抱下浴池边瓷砖上,两只迷人丰满大腿被提高高的,俊才欲狂的用饿虎扑羊姿,大肉棒下下猛插著那一只水多扭迎上来的大蜜桃穴。又一阵子,久旷欲足的姜夫人,经不住吃了春药的俊才又是一阵凶插,插得她穴内又疼起来,忙急急拼命一挣,挣滚起肉体,欲饱神清的,一阵又羞又急嗔叫!(三)“唉!俊才,你不…不能搞阿姨的穴,你凤阿姨吃饱了,唉!你…你一定是吃下了春药,唉!你怎会这样…..”

    姜夫人,老经验的,见俊才插而不泄,又迷狂心智的只知插女人穴花,急急关上浴室门,溜出俗室,只披了件浴衣,怕羞见人急急的冲回楼上间去。羞死人的,姜凤夫人一把趴在床上胡思乱想。“哎呀!要死了,我怎最后也忍不住的随他奸淫乱搞,这下怎么办!唉呀!不对,他迷乱心神,这下不好好给他泄出欲火,那么…天,他岂不要奸淫一屋子所有女人,不好了…..”

    姜夫人急急的忙又出了房门,想去阻止变成可怕的淫兽般的俊才,但等她回到浴室门,天,门已被破开了那俊才欲火攻心下冲开浴室门早就溜出去了。“糟了!糟了!”

    姜夫人对这羞死人事的又不敢大声嚷嚷,急急四处乱找俊才。这栋豪宅相当大,这时的俊才迷乱之淫火正入高潮,这回他急着找女人肉穴就要干,简直变了淫兽的到处乱找人,找女人,找肉穴。首先遭殃的是随行的他那几位女职员和秘书小姐,三名女职员,贵媚,玉娇,美凤,三美还末入睡,正躺在床上只著三点式的内衣裤,围在一起玩朴克牌,忽然房门“蹦”

    的一向,冲进来了一丝不挂,巨物顶天的俊才。“啊哈!”

    好,好,三只美洞儿连在一起。“呵呵!要死了,总经理你…..”

    娇小迷人的美凤,首先一声羞叫!俊才狂笑着,身材玲珑苗条的玉娇小姐看出苗头不对,想溜出房去,但却首当其冲的被俊才一腿伸出勾倒在地。“唉呀!不…不,俊先生,你是总经理,老板,不能欺职员呀!哎呀!”

    玉娇小姐又羞又跳的,却被俊才先剥了个光,玉乳尖扭,粉穴呈突的,一把被俊才抱顶在墙壁上,面对面的压着美肉儿在墙上,拉开她两条乱踢乱跳的粉腿,大肉棒顶了顶,又顶住了女人穴洞,色呼呼叫!“小穴,小肉穴,我要女人的小穴…..干!”

    就像“大战”

    似的,俊才叫了声干,屁股狠狠一挺大肉棒儿“吱!”

    的一声,就强塞入了玉娇嫩穴中…..“妈呀!”

    被顶背贴墙上动不得的玉娇小姐,下体像挨了一刀似的,一声苞开痛叫。接着墙上“砰砰”

    撞响了起来,俊才十分痛快的,猛顶插著玉娇小嫩穴,一面发狂的,嘴巴乱吸咬著玉娇尖尖的小嫩奶子。床上另一对俏佳人早吓得呆呆的,丰满肉弹型的贵媚小姐,羞慌慌哀叫!“天!天…天呀!总经理疯了,他…他竟然强奸女人…..”

    一会儿,墙上沾了一片血,是玉娇的穴开处女血溅上,好一付令人十分消魂刺激图,俊才狂干了挣跳哭叫的玉娇一阵,见她昏了似的,不动不叫了,感觉无趣,一把抱她回床来,吓得床上二美人急急下床要开溜。但俊才先抱住娇小的美凤小姐,一把推向丰满的贵媚小姐,使二女互贴,一上一下,卧叠在床。“拍!”

    的一声,也不拉脱二女乳罩的,俊才毛手往下拉,双双一把抓碎了二女的三角裤。但见二女互贴的下部,两双迷死人嫩穴儿,娇小的美凤穴儿简直像只小玉荷包儿,又嫩又小,毛儿却浓厚一片,真够刺激人的一只小玉穴!而贵媚是只蜜桃包子型阴户,毛儿稀落没几根,粉穴后紧紧闭洞口,嫩脆滴滴的,俊才看得色狂起的竟一低下头去,张嘴狂吸著上下互贴的两只迷死人肉穴儿。“渍渍!”

    吸得两双妙穴儿浪水滚出,二女又羞又痒的吃吃怪笑,一会儿又慌慌羞叫!“唉呀!不行,总经理,俊才先生,你不能这样…..”

    娇小吕美凤,尖声嫩叫不停!叫得色狂中的俊才,狠狠的吸了她多毛小嫩穴一下,吸得美凤消魂似的一哼!俊才一把站起来,手握肉枪,怒挑双嫩穴的上下来回一扫一磨。“唉呀!不…不,救命呀,俊才先生强奸女人呀…..”

    贵媚小姐被美凤压在身下,感觉下体阴户口一裂,不由也大声尖叫起来。但俊才简直淫迷发狂的一面肉枪狠顶互贴的上下双穴,一面扶上二女,扶在美凤身后,毛手一只伸入二女互贴胸部,拼命的扯掉二女乳罩。毛手挤入二女互贴的乳房中,胡乱的抓揉着四粒一大,一小肥奶。下面大肉棒就在贵媚小姐的忽一声杀猪似的痛叫声中,大肉棒紧紧的像插入一个火热奇暖无比的橡皮套中。俊才简直更发狂了的,下下就是一阵猛插猛顶,苦得压住在最下面的贵媚小姐动也动不了的硬挺突著嫩穴,苦苦挨插。一会儿,大肉棒“叭”

    的一声,抽出贵媚开了苞的嫩穴,抽出来往上一冲,借着淫滑,“吱”

    的一声,猛冲入小嫩穴,美凤的小穴中。又是一声杀猪似的痛叫。娇小穴浅的美凤小姐,穴开的痛昏过去,但俊才反而更发狂刺激的拼命的一阵抽动肉棒,美凤穴小又紧,他狠狠一拔一插著,猛插了几百下,才渐渐松了小嫩穴的“叭”

    的一声,又抽出肉棒。往下“吱吱!”

    一声,又插入贵媚的小嫩穴去。“哎呀!呀!总经理你…你饶…..饶了我吧!”

    贵媚小姐又苦苦的硬挨着一顿凶搞…..“砰!!砰!”

    房门忽响了起来。“英凤姐,妳们苦叫什么呀…..”

    房门一开,进来了两位大美人儿,一东一西的秘书小姐,黑发夏凤和金发洋妞妮娜两位秘书小姐,热情洋妞妮娜早和俊先生有过一腿,夏凤虽是新任不久,虽也对俊才有意,但这下子猛见俊才色狼似的痛宰白羊群,只看得她又羞又气。“哎呀!要命的…他…..他怎这样羞死人…”

    夏凤小姐一扭丰满性感娇躯,羞急欲溜,身旁金发尤物妮娜,似了解什么的,一把挡住夏凤小姐!“夏小姐先别走,他一定是中了烈性春药之迷,他一向不是这样凶搞女人的,来,我们快救他一下!”

    “救,怎么救,天…难道你要我们也剥光了上肉阵。”

    “对,只有这办法,否则俊才先生会愈闹愈大,而且久闷不泄会发狂成病,或著丧命的…..”

    真是洋女多情,妮娜一面解说著一面自动剥光衣物,夏凤则半推半就却又羞又急…..俊才大搞床上三嫩美人,欲火更入高潮,回过身来,又见双肉美人,一把就抱住羞羞不决的夏凤小姐,三两把的也剥光了她。但见又是一付勾魂肉感玉体,夏凤身材高大,奶子,屁股肥美得令人发狂,因腰儿又小又细的,一光出肉体,简直像个喷火的吃人妖姬、俊才一把就压在地上,地毡上!“哎呀!要命的,怎就在地上搞,哎呀!不…不…..”

    夏凤性感肉体羞扭不停,俊才淫昏了头的,乱拍打牠的大屁股,打得她尖叫声怪叫的,一个迷死人大白屁股被打得红喷喷的,大肉棒这才狠狠一对,对住又一只蜜桃穴。拼命一个冲刺,“吱!”

    的一声。大肉棒借着连贯多穴的淫滑,一下子又刺入夏凤的肥紧小穴去。“哎呀!要死了,痛死人了,不来了,你简直是性虐待狂呀!哎呀!”

    夏凤玉穴搞入一根凶棒儿,两只尖笋型的大奶子,又被俊才十分痛快似的,猛抓狂捏,一面呼呼猛干小穴。没半小时,一个花枝招展迷人贵妇型的夏凤小姐已成了浪狐精相,被整得不成人形。“哎哟耶!饶命!小穴吃不消了!”

    淫水丢尽了似的,小穴插麻又搞起疼了的夏凤小姐,再也禁不住的呻吟苦叫一旁热情洋妞妮娜小姐看得肉紧,也使出了浑身解数的忙依扭过来,伏地,高高的拱起了她那迷死人肥大白屁股,对着俊才摇弄臀花儿嗲叫着。“好俊哥,换换你亲爱的肉洋妹子的小屁洞给你夹出火吧!”

    “吧!”

    的一声,大肉棒抽出夏凤小穴,俊才迷上了金发尤物的大白屁股!只见她抱着妮娜扭舞挺上的大屁股,肉呼呼的,大肉棒发狂的一插,就插入妮娜小屁眼内。插得洋尤物妮娜眼儿翻了翻咬牙切齿的,忍着屁洞裂穿的疼,那奇紧无比的小屁洞猛夹得俊才更发狂的一阵猛插猛干,恨不得肉棒底的双卵儿也塞入小屁洞去夹的狂干。妮娜咬牙伏地苦挨着插插屁股,哼也不哼一声,看得一旁群美呆了呆,夏凤说:“洋妹子,妳…妳连屁股也给插上了,不…不疼呢?天…..”

    “哼哼!不太疼,但…但这样,给他更刺浏。更肉紧…..好…好让他快快泄出火…”

    妮娜咬牙抖声著“拍!拍!”

    俊才不停的猛插她小屁眼儿,好一阵子屁眼儿插松了,入麻了。但俊才还是泄不出火来。妮娜不由急了,一面苦挨,一面急哼叫!“真…真要命的,俊哥你…妳到底吃了什么鬼药呢?天!这么久连搞数女,这回洋妹我也用后庭迎战…..你怎不快丢出火来,唉?不行!洋妹子屁股也吃不消了…..”

    “吧吱!”

    一声妮娜拼命一扭屁股,大肉棒滑出了屁眼,妮娜拼上了洋热劲,拿着三角裤给大肉棒抹洁了一阵,然后迷人樱口大大一张“咕”

    一声,狠狠含住大龟头,又来一阵“唇枪舌战”

    吸紧大肉棒,一面猛吹,一面还上下前后直套动着!“唔…唔!”

    俊才似乎异常舒服的开始了喘呼。妮娜更加吸著,套著…..几乎尽根的,让那大龟头下下叩顶紧到玉喉中,吐出吞进,吞进吐出,香舌儿猛刮了阵马眼儿。“呵…呵!好…好!”

    俊才痛快无比的抖呼了几声好,正待阳火狂泄,不料房门外忽传来二小姐曼莉的娇叫声“俊才表哥…俊哥,你在那里呀!”

    这一声娇叫,叫得迷狂中的俊才,欲丢的阳精又收了回去。“吧啧!”

    一声,妮娜小嘴巴内大肉棒忽溜了出口去,气得妮娜怪叫一声。“真气死人,早不来,晚不来,二小姐偏在他快泄火时才来…..”

    妮娜急得一嘴又向大肉棒咬去,想再猛吸一下吸出阳火,但俊才身子一躲,大肉棒已滑开,妮娜一口吃不上,气急中,俊才已呵呵淫笑的开了房门出去!“啊!表哥,你怎在此呀!你……”

    这曼莉按计本想夜十二点过后到楼下找俊才以偿心愿,不料俊才并不在他房中,以为他又和姐姐莎莉玩去,嗔急得她索性高叫乱找,找著找著,找到女客房来,俊才却却忽然光赤赤出现房门,胯下巨物怒冲忡的,只看得天生浪漫的曼莉,也羞得嗔了一声,刚一扭身娇叫!“哎哟!要死了嘛!二表哥你怎么…..唉呀!”

    曼莉声末落,一个妖媚娇躯已被赤裸的俊才一把抱起,向浴室进去…..这时刚好姜夫人下楼找来,一见二女儿被俊才抱向浴室,不由又羞又急的追下去…..(四)“砰!”

    但浴室门已关上了。姜夫人打不开,却听得浴室中她二女儿浪野的曼莉竟在嗲叫说:“哼!好表哥,你可知道人家多喜欢你,哎哟!你别急嘛!人家要你告诉我,刚才你光着身出现在女客房门上,是不是也和你女职员们搞上关系,你,唔唔!”

    “骚丫头!”

    姜夫人在浴室门外,嗔了一声。“这妮子竟还不知俊才吃了迷乐,淫火发狂中,唉!这可怎么办,总不能母女同战…..唉!”

    姜夫人羞急万分,怕女儿承不起凶搞,又羞言自己早被搞上了,正不知如何是好时,浴室中已传出她女儿曼莉忽一声杀猪似的尖叫…..“妈咪呀!”

    “完了,完了,曼莉给破身了,女儿,我的乖女儿,天…..”

    “妈咪!”

    姜夫人正火急中,她大女儿莎莉似被吵醒的,也奔下楼来。“啊!莎莉妳,妳,唉!你快进去浴室,你俊才哥可能误吃了春药,发狂了,妳妹妹正被他强奸,要…要吃不消,快,你快进去救她出来!”

    莎莉呆了一呆,忙奔上来,爬上浴室窗户上方缺口,溜了进去!姜夫人已顾不得一切,隐了自己也被奸上的,只说二女儿急急,要莎莉大女儿设法进去排开他们!但,莎莉溜进浴室后,久久却不见人出,反而浴室中一阵阵传出女人消魂哼叫声,姜夫人呆住了忍不住从浴室门孔向内偷窥一看。但见…她那两个宝贝尤物女儿,这会儿竟双双合抱一起,互叠躺着,莎莉在下,曼莉在上,二女均一丝不挂的,两只美妙的姐妹穴上下互贴一块,正由著淫呼呼的俊才拿着大鸡巴,一会儿抽插上方曼莉的小嫩穴,一下又猛搞下方仰突的莎莉大肥穴。上下交征著,狂淫奸著,一对尤物姐妹花互抱吻看,扯著,插著浪肉儿,双穴狂迎大肉枪,挑,刺,插,夹,杀得好不令人心跳,肉麻。而二女此刻更是妳嗲我哼的,上下双穴被狂搞得高潮阵阵,正欲仙欲死中。“哎呀!这两个骚丫头……”

    姜夫人一挺身,看不下去了,心跳着,心想:“天,这下子母女三人全被奸上了,这…这笔帐往后要怎么算,天!俊才到底吃了什么鬼春药,唉!”

    姜夫人羞思著,忽见女客房中五个随俊才来的女职贞,贵媚,美凤,玉娇三美少女夹腿苦脸低着头出来。另两大美人,夏凤与妮娜向她走来,姜夫人看看五美苦羞著倦态,说著:“妳…妳们也他搞上了。”

    洋妞妮娜走上一步说著:“是…是的,姜夫人,听妳口气,莫非妳也被…被俊才先生奸淫…..弄上了。”

    姜夫人羞得剁脚,羞红著脸微闭眼,恨恨叹息:“真…真气人,这…这下子所有女人全给他混弄上了,天!这…这可怎么收拾…..”

    妮娜拉着姜夫人玉手半软求的说:“夫人,别烦,现在我们得先救救俊才先生。等他醒后再仔细和他谈…”

    姜夫人咬了咬玉齿,终于点了点头,嗔说:“好吧!反正妳我都已被搞上了,就待他醒来,我要好好训斥他一番。”

    姜夫人说完正要回房,忽见五美竟一个个溜进浴室内去,不由羞呀呀叫!“妳,妳们…..”

    “夫人,现在我们不得不如此,据我猜测,俊才先生可能吃了极可怕过量春情迷药,现在一切只有帮他快快泄出火来,否则时闲一长,将会害了他性命,脱…脱阳至死!”

    妮娜有些忧愁的解说著,姜夫人啊了一声沉思一下,忽急说:“天,他…他决不可能自己不要命的如此乱来的…..”

    “夫人,也许有人想陷窖他,或捉弄他呢?”

    一边娇小的美凤小姐也开了口:“唔!如果是捉弄他的话,这人也太缺德可耻了…唔!我一定要详查。”

    姜夫人想了想,忽然妮娜走了过来,拉住她玉手低哼说:“夫人,妳…妳也进去相助吧!”

    “什…什么话,妳要我也一同淫搞…..”

    “反正夫人也被他弄上了嘛,救人心切,再说夫人是过来人,经验老到或许能尽快使他…出…出火…”

    “不行,不行,那…那有母女一起…..弄…上…不。”

    姜夫人真是又羞又急,但已先溜进浴室去的夏凤小姐这时已开了浴室门,姜夫人在羞怩不安下被五美硬拉了进去。只见浴室地上,她那两位宝贝浪女儿,这时两姐妹已阴水被抽尽了的,媚脸灰白,一见妈妈,双双抖著,奄奄一气的哼:“妈…妈咪!俊才哥他…他太…太厉害了…..救…救女儿们!小小…小穴…..屁…屁眼…..通…通通被他…他插…..插翻了…..插死…死了…救救我们…..”

    性命关天,姜夫人这下才羞意全消,救女心切的,急急去拉开大发兽性的俊才。但,她这一去,可就也搞上了,又给杀上了,只见俊才被姜夫人一拉“吧”

    的一声,正狂插著莎莉屁眼的鸡巴拉了出来,那物此刻通红得更粗更壮像要干尽天下骚穴的,干还不够瘾的一把反抓姜夫人“哗啦”

    一声,衣裙尽落,又是一只大白羊儿,饿虎般的俊才已被“火”

    烧得目乱神迷,大鸡巴一碰穴就入的,一把压倒姜夫人在地。“哎呀!要命的,你,慢…慢点…..”

    姜夫人又羞起来…..躺在女儿身边,丰盈肉体尽露的,俊才压上来,拉开她两腿,又给提得高高的,天…天,大鸡巴竟对上了小屁眼儿,姜夫人一感不对劲的,要想扭开已来不及的,不由尖叫:“哎哟!要死啦,不…不能入屁股…..唉唷!”

    伏在地面姜夫人叫没半句,高高被抱起的下体,迷死人的又肥又白大屁股,小小屁门儿猛一涨裂,“吱”

    的一声,粗粗长长的大鸡巴已猛插入大半根。姜夫人后苞初开的疼叫了声妈,一个大迷死人的肥美屁股,疼得拼命狂扭摆着,但鸡巴已深入屁道紧紧的,这一摇扭反热夹得鸡巴阵阵酥麻,更顶深进去…..“哎哟!你要死了,顶穿阿姨的屁股了。”

    姜夫人只疼得死去活来,大鸡巴插入小屁眼的紧密感却让俊才痛快的下下急急抽插。一旁姜夫人的两个尤物女儿,已渐复了元神,看她妈也挨起插屁眼的,二女儿曼莉浪哼哼喘气的说:“妈咪!忍点,一会儿屁股插松了就不疼了。”

    “唉唷!哼!去…去你的…..浪丫头,妳…妳还说,唉唷!小色鬼,轻点,唉!顶,顶穿了…..唉唷!!”

    姜夫人苦挨着这又来的一“插”

    ,大破后庭花,一旁进来的五美人,见夫人首当其冲先入了肉战,忙围了过来,五美一忍羞怩怯意,各自大展起狐媚肉门阵,一切以救“先生”

    再计后果的我牺牲精神,妮娜带头挺过来,已拉出乳罩上的一对大肥奶儿送给俊先生张口“大吃”

    。一边玉媚,美凤二女左右玉腿羞迷人的一分开,让俊才双手左右各摸挖入二女嫩穴中,刺激火的乱掏乱抓。贵媚,夏凤两个肉感型大尤物,则紧贴在俊才身后,玉体擦磨他身子…..一男八女,均已不著一丝的光光的,八个肉粉堆儿紧紧合“围勦”

    大鸡巴。(五)一会儿,俊才连战群美一阵后的他,这回再狂入美妇人姜夫人的奇紧屁洞又搞了近半小时后,屁门已搞麻了,已止疼些的姜夫人见俊才浑身大汗直冒,鸡巴入得更急更凶,老经验的她,姜夫人急叫!“姐妹们快注意…他已进入高潮了,快趁此合力吸出阳火来,他早复元气,快!”

    姜夫人到了这时,也忘了一切羞怩态的,急急死命一挣,挣开了屁眼内鸡巴。洋妞妮娜会意的,忙急急叫夏凤拿一件三角裤儿,给俊才抹净鸡巴淫水,然后她要群美忍住羞态,八美八张迷死人樱口儿,开始连合展开轮番上阵嘴上功夫。“嘴”

    是吸力最强的热穴,这时吸力齐发,常是最佳的采精要点。只见妮娜当先将俊才扑倒地上,一根大鸡巴酥抖中“顶天立地”

    ,妮娜“樱口”

    首先一攻,“咕”

    的一声,猛含住大鸡巴,就一阵没命的又吸又套,吸得大鸡巴更酥更麻,等吸酸了嘴皮子后,轮上夏凤小姐,羞咬了咬牙儿,也接口上来,“咕”

    的一下,含住鸡巴也来一阵狠吸狠吮!“呵呵!唔唔!”

    躺着的俊才俩简直舒服得孔直出气,按著换上第三张妙口儿,贵媚小姐菱形樱口儿,一口也吃上鸡巴,又是一阵吸吮,套助。一会儿,换上玉娴含着鸡巴,一会儿小佳人小小鸡巴的美凤小妹也拼命的,张大著小嘴儿,含紧著大鸡巴拼命的吸吭,吸吮!“唔!唔!美,美死我也…..”

    俊才痛快的鸡巴忍不住一阵向上狂顶,顶得美风小姐差点顶穿了喉咙的,急急“啧”

    的一声,吐出鸡巴。“啊!快,别停,否则火又收回了。”

    妮娜在急叫着!“唉唷!人家喉管儿顶疼死了!不来了。”

    美凤不含了,不吸了,一旁呆呆已复元神的浪尤物姐妹,莎莉,曼莉,忙知意的围扑过来,一个又吸住大鸡巴狂套,狂吭,一个含弄著鸡巴双卵蛋儿,一会儿交互换口的,莎莉改吃双卵蛋,曼莉骚野劲大发起,拼命含紧鸡巴,小嘴儿鼓得涨涨的,几乎尽根含的,用上“吃奶”

    力气,塞得玉喉儿几乎贯穿的,两眼翻著拼命吸,吸,吸…..一旁喘息了一阵的姜夫人,见景,也顾不得羞的,母女同争含起大鸡巴似的,姜夫人樱口猛一接上,曼莉,莎莉二女儿忙各自含住一粒“卯蛋儿”

    只见忘羞的妈咪艳口儿含紧男人大鸡巴,吸得好用力,到底是老经验一会儿又吐;出大鸡巴头子来,拿舌儿猛卷猛刮著,一会儿又把鸡巴夹在两颗豪乳间猛卷猛刮,猛揉!猛搓!时而樱口一扑,又狠狠吸了大鸡巴头子一下,,只听得俊才失魂似的猛一吼:“美死我也!”

    “扑!扑!扑”

    一股股又浓又多的阳精火箭般狂射出来。姜夫人正拿舌头猛刮大鸡巴马口儿,这一精冒,拍!拍的!一张迷人媚脸儿已喷了一脸男人精液…..“唉唷!要死的。”

    姜夫人怪叫一声,急急丢开男人阳具,姜扯开去,急清洁著玉脸。那尚冒精的鸡巴,她那两千金浪女儿,竟争吃着大鸡巴头子,妳一吸一凸,她吃一口的,双双同她们母一样,哼一嘴的男人精虫!“呼呼…”

    俊才终于连贯群美穴,屁眼后,这回终于被联合的嘴功中吸出了长闷的火…闷精。终于,俊才倒下去,精出得太多,战的时闲又长,累得倦昏昏的入眠去。“唉!这死鬼舒服了,什么都冷静了。”

    姜夫人羞说了说,见两个浪女儿还在互争着似的争吃着鸡巴吐精的,微嗔:“死丫头,你们还争吃什么。还不快回房去。”

    姜夫人芳心半吃起女儿醋的,见俊才已出了火,忙羞斥了二女儿一下,曼莉两姐妹也见“情哥哥”

    火已止,忙从母意的,各自回楼上房去…“我也去了,一切待明天再谈,妳们就扶他回房去。”

    姜夫人向妮娜五美女羞说了说,五美已各自穿回了衣裤,也替俊才穿上了内裤,五凤朝阳的,合扶抱起俊才回他的客卧房去……俊才这一整夜连贯八美,药去,人睡中。这一睡,直到元神恢复,睡到了第二天下午…..“呵呵…..唔…..”

    醒了,他终于舒服的醒了。身上软绵绵的,香喷喷的,他不由毛手胡乱一抓,喔!好一团棉花儿,抓到了尖尖嫩嫩的肉球儿。“咦!这是女人大奶子,这是谁?”

    他呆了一下,忙睁眼一挺上身坐了起来。怀中甜甜睡了个光嫩俏美人。正是他的女职员之一,最小的,娇小的美人儿美凤小姐。这小佳人,竟是只穿了件三角裤的,浑身细皮嫩肉儿光裸出,两只奶子尖挺挺的,乳珠鲜红欲滴,看得俊才一阵魂消,忍不住贪婪的毛手儿又捏了,玉乳一把。“唉唷!…..”

    小佳人美凤醒了,看看“情郎”

    也醒了,咕了咕小嘴儿,羞迷人的扑紧他,一阵娇嗲!“不来了,你坏死了,昨夜像吃人的老虎似的,吃尽了白羊儿…人家,连人家还小,也把人家插..插破了…身…喔…坏死了…”

    “咦!美凤妳…妳说什么…我…”

    俊才傻住了,想了想,昨夜…..渐渐的,他想起了一切…..依稀迷糊中他似乎一个又一个的和许多美女肉体狂欢乱搞一番……“咦!我…我昨夜不是在作梦吗?”

    “唷!不来了,你玩过了人家,竟还说是作梦!”

    美凤仰起头来,红脸嗔怒。房门外,忽进来曼莉,莎莉一对尤物姐妹“表哥,你醒了,一切事情已查明白了,你来我妈咪房中一下……”

    “什么事查明白了,真弄得我莫明其妙的…..”

    俊才仍呆呆的,随着莎莉姐妹出了客房,英凤随后也跟上,三女却十分亲热的前后左右靠紧著俊才,莎莉姐妹更大胆的,竟拿他的手,左右各搂住她们,还分摸住肥奶儿…..曼莉说:“俊哥,你看我的奶子比姐姐肥多一点,好玩一些吧!”

    弄得俊才面红心跳的,忙唔唔点首乱哼。“哼!妹妹妳看他,这色狼昨夜凶巴巴的,还不认帐呢?”

    莎莉有些恨恨的娇嗔著!俊才呆呆的,曼莉忙替他分说:“姐姐,这也不怪他,反正,凶手己查到了,一切看妈咪怎么处埋吧!”

    “唉!我看,这风流鬼,恐怕要连丈母娘也一同娶过来呢…以后母女同事一夫那才有趣呢…..嘻…..”

    美凤在羞笑逗弄著。曼莉姊妹羞白了她一眼,俊才更脸红心跳,完全呆住了的,内心上一阵阵没来由的肉紧…..姜夫人房中…这个如埃及艳后的大美人,中年美妇人!姜凤夫人,这时正抑眉倒竖的,斥责著一脸愧色低头不语的胡经理。“胡麟,现在还有何话可说,我二女儿已招出了你的一切不良行为,除了上一次是你派人故布陷井害俊才,虽然是为我二女儿好,但昨夜你不该用上奇淫毒药,害得他狂奸了不少少女,又几乎送命…..”

    姜夫人故意用“狂奸少女”

    字眼以隐满自己也受害的窘事!“是,是,夫人,,我该死,我错了,请原谅!”

    胡经理低着头认错,姜夫人又恨恨说:“本来这事我要送你去警局惩办,念你过去对本农场有过功绩,现在我不追究你,但我要辞退你,你就领去五万元马上远离我这农场吧…..去吧!”

    “是…是…唉…完了…..”

    胡经理十分后悔的。当他走出房门时遇到了上来的俊才及曼莉姐妹等人,曼莉小姐狠狠注视了胡经理一眼说了声:“这怪你这次作得太狠,这叫自作自受,滚吧!”

    胡经理低首说了声“对不起!”

    大势已去,他也只好就此别开了…姜夫人房中,渐渐的,俊才在曼莉说出一切下,明白了后,他愤愤的说:“这该死的胡经理,不能这么轻易放了他。”

    “唷!算了吧!要不是他,你也没法一下就捞了这么多美人儿,大享艳福…..”

    妖媚的莎莉又插口逗弄著俊才,弄得他又面红心跳的,看看左右前后八位美女,俏佳人,他又傻住了,这一笔风流帐怎么算,尤其连姜凤姨妈母女三美也一同搞上,这…这难道真要连丈母娘也一同娶过门呢?俊才呆呆的无话可说…..忽然见姜夫人凤姨一挥手,她大女儿会意的去锁上了房门,一会儿,八位美人儿在姜夫人带头下竟一件件剥下衣裙,内衣,奶罩,三角裤。“呀!妳…妳们…..”

    俊才更面红心大跳了,只听姜夫人媚哼著说:“俊才…你这小色狼,现在我们就慢慢的算算风流帐吧!”

     
     
    上一篇:寂寞的公司經理 下一篇:幹了熟睡中的豐滿姊姊
     
     

    猜你喜欢

      充滿激情的性愛
      性感業務的真實告白
      嫖妓嫖到親生女
      不穿内裤的女孩
      巨乳尼姑不幸的遭遇
      她是一個妓女 ,我是一個流氓
      新時代的夫妻交換
      老公不在兒子在
      淫亂性愛銀行
      我的大奶学姊
      和朋友的妻子偷歡
      管嘴的契約
      強姦旗袍絲襪美少婦
      跟妹妹玩醫生遊戲
      女翻譯員的私生活
      偷看女生洗澡的后果
      和朋友妻的性福生活
      我的主人我的愛之命運的重逢
      美麗有禍
      豐滿女司機邵麗
      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