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ad广告
  • 文章阅读

     

    淫妻賤婦

     
     

    发布日期: 2018-05-31

     
     

    自从让张哥上了婆后,我不在的日子,婆倒是常到他家,最近婆的臀部越来越翘,且越来越风骚了。

    这次我到大陆待了半个多月,提早回台湾,跟往常一样,没有通知婆。回到家,婆不在,我打电话给张哥,想问他,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刺激的事,说给我爽一下。

    电话响了好久都没人接,过了约五分钟,张哥回电说大家在喝酒,没听到铃声。我告诉张哥,我提早回来了,他有没有带婆去玩?

    张哥回我,婆在他家,已被灌醉了。我一听之下,立刻跟张哥说:“我马上到,偷偷帮我开门,别惊动他们。”

    我飞快地赶到张哥家,悄悄的上了楼,客厅一片狼藉。我直接进入隔间,张哥的房间有留个暗窗,我常在这里偷看他干婆。

    张哥陪我进入房间后,表情有点怪怪的跟我说:“我不知道你那么快回国,所以事先没知会你,真不好意思。”我说:“没关系,只要婆愿意就好。”

    拉开窗帘是一面单向的黑玻璃,但隔间没到顶,所以隔壁的声音可听得一清二楚。放眼看去,我才明了,为何张哥会对我不好意思。

    看婆的样子大概有八分醉,里面有三个白发苍苍的老头,婆戴着眼罩,躺在床上四脚朝天,两只脚硬被压着往头部方向,屁股垫得高高的,整个鸡掰跟屁眼全凸了出来,看来婆今天是豁出去了。

    张哥怕他们找不倒他,会问东问西的,因他们想玩又怕穿帮,特地拜托张哥介绍敢玩的熟女,他们愿意付钱,尤其是有夫之妇,他们愿意加倍,只要玩得安全、尽兴。

    我曾经跟张哥说过,一直想让老婆偶而做鸡客串妓女,一定很刺激。可是我始终不敢开口,要知道玩归玩,做鸡就不一样了,做妓女是必须投客人所好,逆来顺受,付钱的人根本不管你爽不爽。没想到张哥不知怎么跟婆说的,婆竟然答应要让这些老头子玩,不过先决条件是不能让我知道。

    张哥回到隔壁后,其中一个老头问道:“真的没问题吧?”看看蒙着眼睛的婆。

    “今天第一次下海,帮你介绍三个恩客大锅炒,喜不喜欢?”张哥问婆说。

    “嗯!喜欢。但眼睛看不到,好奇怪哦!都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。”

    “你是妓女,老子花了钱,要怎么玩你是我们的事,不过一定会让你爽就是了。”

    “好啦!随便你们了。再给我一杯酒好吗?”

    “如果你的老公和孩子知道他们的老婆跟妈妈正被别人当妓女在玩,不知有多刺激!”

    这几个老人家年纪虽大,但养尊处优,保养得很好,每个人的老二都硬梆梆的。几个人一面说,手也没闲著,拿了罐KY及一瓶类似催情剂的东西,涂满了婆的鸡掰跟屁眼;张哥则拿了支按摩棒,慢慢地插入婆的屁眼里。

    由于润滑剂的关系加上涂了催情剂,婆的鸡掰穴眼大开,几乎整个拳头都可塞入,淫水如涌泉般的冒出,双脚弓起撑开,把阴蒂整个都凸了出来。老头子们不避讳地轮流吸著阴蒂,有的把老二送到婆的嘴里抽插,有时狠狠地捏著奶子,极尽凌辱之能事。婆眼睛看不到,左一下右一下的,被整得惊叫连连。

    “可以把眼罩拿掉吗?”婆哀求着。

    “干!才刚开始而已,好戏在后头呢!”

    屁眼里插著按摩棒,越插越深,婆也只能无助地摇著屁股。接着张哥提了桶水,拿出一支大针筒,加了瓶不知啥东西,把婆的脚再撑开一点,叫老头拿着针筒吸满水,缓缓地往鸡掰注射进去。接连注了四针,婆的肚子慢慢地鼓了起来,阴蒂更加凸出,他们趴着又咬又吸,弄得婆开始发浪,直喊著:“好涨啊!受不了,要尿出来了!”

    他们听婆越叫就越变态,反正是别人的老婆,拿出一颗大棉球硬塞住穴口,不让水流出来,然后将婆大翻身,趴在床沿,翘起屁股,把按摩棒抽了出来,拿着针筒开始往屁眼注射,一面用力地拍打着屁股。

    “臭鸡掰!烂女人!欠干的贱人!你们都会讨客兄。干!干!”

    拿起高粱酒,趁婆看不见,猛灌了一杯,婆冷不防的整口吞了下去,“哇!好辣!”停了一会儿,等酒精重新发作,继续又将水不断地注入屁眼。

    婆从哀求到哀嚎,鸡掰灌满水,屁眼里也灌满水,互相压迫。在婆的求饶声中我不但没心疼,老二反而出奇的硬。

    屁眼被紧紧地塞住,翻过身,肚子大得像怀胎十月一样,阴蒂也涨得像龙眼般大。这些老头子像有虐待狂似的,拿着震动器去刺激敏感的阴蒂,奶头是用扯的,嘴里含着酒,一口一口的喂著婆,用各种方式分散婆的注意力,忘记鸡掰跟屁眼的痛苦,刚好婆也有被虐的倾向,而且越来越严重。

    在不断的搓揉中,婆开始陷入歇斯里底的状态:“肚子好痛!求求你们,我要尿尿!”

    “尿出来呀!快尿给我们喝。”

    其实他们知道,婆是要喷水,不是尿尿,所以不但没停下来,反而越揉越快越用力。婆惨叫一声:“我要尿出来了∼∼”说完,一柱水箭急射而出,揉阴蒂的老头子俯身张嘴对着水箭喝个满口,四个人包括老张,一面揉阴蒂、一面轮流喝着喷出的淫液。

    高潮过后,鸡掰跟屁眼又开始作怪,加上酒的催化,婆几乎陷入疯狂:“来吧!反正我够贱了,你们爱怎么搞就怎么搞。”

    “好,这可是你自愿的。再忍耐一下,不能怪我们喔!”说完拿出了几颗药丸,用酒化开,然后五个人每个人喝了一口,没隔几分钟,每个人都满脸通红。婆的眼罩也被拿掉,眼里散发著兽性的光芒,不止是婆这样,张哥跟那几个老头子也一下子变得怪怪的。

    婆的肚子大到跟座小山丘一样,已无法再忍耐了,几个人用扶的把婆带到厕所,手还帮婆压着鸡掰跟屁眼。进入厕所往马桶一坐,屁眼松开一泻如注,婆如释重负,自己用手把鸡掰内的圆球也拿了出来。前后同时释放,一股怪异的味道从肛门传来,他们却没什么感觉,拿起针筒又一次打入屁眼,这样反复了几次,把脏东西都洗净了,回到了床上。

    婆软趴趴的,茫茫的躺在那里,两脚开开,被四个男人拿着各种情趣用品毫不怜惜的糟蹋。婆在他们轮番凌虐下又慢慢了有了反应,主动地抱着老头子含着他们的老二,他们的凌辱反而让婆乐在其中。

    “快干我好吗?我好痒欸!”

    “啪!”一巴掌打在屁股上:“哪里痒?干你哪里?”

    “鸡掰好痒,全身都痒……”

    “来,上来,你这烂妓女,自己爬上来!”

    婆立刻爬到一个老头身上,抓着老二对准穴口坐了下去,不断地上下干着。张哥的老二在嘴巴快速的抽插,婆趴着,屁股翘得老高,另一根老二对准婆的小穴用力干了进去,两根老二同时插一个洞,还有一个拿起按摩棒插进婆的屁眼,三洞齐插。

    我这个做老公的,看了既兴奋又刺激,恨不得加入战局。但是婆不知道我回来,又不让我知道她在做鸡,加上花钱的人是以干别人老婆为乐,所以我打消了念头。

    四男一女不断地变换姿势,鸡掰跟屁眼随时都插着肉棒,嘴巴也被干得没法说话,只能哼哼哈哈的,偶而有空档就大声的叫着。几个人吃了药的原故,好像都不会累似的。

    婆真是做鸡的料,前前后后、上上下下,任他们怎么折腾都能应付自如,还很享受的样子。看婆屁眼被插得都快翻出来了,还拚命地摇,屁股一直往后顶,尤其张哥在干她屁眼时,婆眼中露出的那种迷濛的眼神我还是第一次看见。

    张兄躺在下面,婆将老二插入屁眼,面朝上,鸡掰门户向上大开,一根老二立即插了进去,朝上的嘴巴也塞了根老二。另一个也没闲著,趴在鸡掰跟屁眼交会处,舔得津津有味。婆全身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,嘴不能叫,只能双手死力地抱着干她的人。

    这样持续了约半个钟头,插嘴巴的老头加快了速度,喊著:“我要射了!别再吸了,受不了!受不了……”抬起屁股就要拔出来,没想到婆两手紧抱着他的屁股不让他离开,抬起头上下摇动更用力地吸著老二。

    老头子叫着:“快放开我,我会射在你嘴里!”婆根本就不想让他拔出来。老头子叫完后屁股抖了几下抽出老二,整个人就摊在旁边。

    “第一次有女人肯吃我的东西,自己的老婆死都不愿意吃。”射完精的老头在喃喃自语。

    旁边的两个老头也很讶异地看着婆,快七十岁的人了,他们的年代是比较保守,几个好朋友想同时玩一个女人,想了一辈子,到今天才达成愿望,而且还是有夫之妇,他们的兴奋可想而知。

    婆还没醉醒,要张哥起来干她的鸡掰。张哥的老二实在有够大,龟头跟个鸭蛋般粗,又够长,每次她让张哥肏屄时,我都是用偷窥的,婆都以为我不知道。(婆的屁眼也是张哥开发出来的,以前要干屁眼一定要把婆灌醉后她才愿意,现在自己会主动把老二插进屁眼。)

    婆还是面朝上,起身后缓缓地抬起屁股,让张哥的老二抽出来,转过身对准了穴口把整只老二吞了进去,脸上一副既满足又淫荡的表情。我看了虽然刺激,但心里五味杂陈,老婆现在跟张哥肏屄的次数比我还多。

    趴在张哥身上,刚拔出老二的屁眼,洞口还开开的,婆回头拉了旁边老头一下,要他从后面干屁眼。三明治的姿势,动作奇大地猛肏著婆,屁眼让两个老头轮流肏著。他们第一次这样玩,所以干得特别卖力,尤其是肏屁眼跟口爆,对男人来讲是可遇不可求,即使是做鸡的妓女,她们也不见得肯这样。

    一番大战后,两个老头子已忍不住要射精了,他们要求射在婆的嘴里,婆没表示什么,直接张开嘴巴,两个老头就在婆的嘴边打起手枪,要射出来时再让婆含着。等两个都射完精后,还帮他们舔干净,他们哪经过这种阵仗,又惊又喜的直说好棒、好舒服,希望过两天再来玩。

    解决了三个后只剩下张哥,那么多人肏是比较刺激,但没办法专心地享受高潮。婆就是这类型的人,尤其婆让张哥肏多了,要怎样能让婆高潮已驾轻就熟。婆是属于吃重咸的,张哥把大老二插入婆的鸡掰后就卯足了劲,抬起婆的腿,下下到底,狂抽猛干。

    婆紧抱着张哥努力地迎合:“哥,好舒服……跟你做爱真的舒服……用力干我……你的东西又大又长,每下都插到花心,我喜欢你肏我……”

    “你不怕老公吃醋?”

    “老公希望我淫荡、下贱,我就做给他看。”

    “做妓女习惯吗?”

    “反正都被那么多人干过了,无所谓了。我被调教得也喜欢刺激,尤其是碰到你后,花样那么多。”(我很想问问张哥,他是怎么调教我婆的。)

    淫声浪语,也不管旁边有人在观战,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,婆又叫着:“来了!来了!快出来了……”屁股往上挺,张哥往下插,配合得天衣无缝。

    只见婆两眼发白,浑身颤抖,下面不断地冒出水来,张哥受到这样的鼓舞,干得更加卖力,在一阵冲刺后大吼一声,狂泄而出。

    看到这里,我再也忍不住了,自己打了手枪暂时解决一下。

    张哥送走了他们,婆在昏昏沉沉中睡着了,两脚大开,鸡掰黏糊糊的精水一直流到屁眼,那是张哥的杰作。看样子今天是不回家了,婆反正认为老公不在。

    张哥过来问我说:“怎么办?”我反问张哥:“我不在时,婆是不是常住你家?”

    “嗯!有时你打电话回来时,她都是在我这里接的。真不好意思,是她说别让你知道,她会自己告诉你。”

    “没关系,看什么时候有空,我要你告诉我,我不在场时,你们是怎么玩各种花样的。今晚我也睡在这里,明天再搞些花样玩给我看,但别让婆知道我回来了。”

    张哥听我这么一说,如释重负,回到婆的旁边帮婆把鸡掰清理了一下,婆还撒娇的抱着张哥,低头含着他的老二相拥而眠,我这做老公的倒像是局外人了。哈哈……

    自从让张哥上了婆后,我不在的日子,婆倒是常到他家,最近婆的臀部越来越翘,且越来越风骚了。

    这次我到大陆待了半个多月,提早回台湾,跟往常一样,没有通知婆。回到家,婆不在,我打电话给张哥,想问他,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刺激的事,说给我爽一下。

    电话响了好久都没人接,过了约五分钟,张哥回电说大家在喝酒,没听到铃声。我告诉张哥,我提早回来了,他有没有带婆去玩?

    张哥回我,婆在他家,已被灌醉了。我一听之下,立刻跟张哥说:“我马上到,偷偷帮我开门,别惊动他们。”

    我飞快地赶到张哥家,悄悄的上了楼,客厅一片狼藉。我直接进入隔间,张哥的房间有留个暗窗,我常在这里偷看他干婆。

    张哥陪我进入房间后,表情有点怪怪的跟我说:“我不知道你那么快回国,所以事先没知会你,真不好意思。”我说:“没关系,只要婆愿意就好。”

    拉开窗帘是一面单向的黑玻璃,但隔间没到顶,所以隔壁的声音可听得一清二楚。放眼看去,我才明了,为何张哥会对我不好意思。

    看婆的样子大概有八分醉,里面有三个白发苍苍的老头,婆戴着眼罩,躺在床上四脚朝天,两只脚硬被压着往头部方向,屁股垫得高高的,整个鸡掰跟屁眼全凸了出来,看来婆今天是豁出去了。

    张哥怕他们找不倒他,会问东问西的,因他们想玩又怕穿帮,特地拜托张哥介绍敢玩的熟女,他们愿意付钱,尤其是有夫之妇,他们愿意加倍,只要玩得安全、尽兴。

    我曾经跟张哥说过,一直想让老婆偶而做鸡客串妓女,一定很刺激。可是我始终不敢开口,要知道玩归玩,做鸡就不一样了,做妓女是必须投客人所好,逆来顺受,付钱的人根本不管你爽不爽。没想到张哥不知怎么跟婆说的,婆竟然答应要让这些老头子玩,不过先决条件是不能让我知道。

    张哥回到隔壁后,其中一个老头问道:“真的没问题吧?”看看蒙着眼睛的婆。

    “今天第一次下海,帮你介绍三个恩客大锅炒,喜不喜欢?”张哥问婆说。

    “嗯!喜欢。但眼睛看不到,好奇怪哦!都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。”

    “你是妓女,老子花了钱,要怎么玩你是我们的事,不过一定会让你爽就是了。”

    “好啦!随便你们了。再给我一杯酒好吗?”

    “如果你的老公和孩子知道他们的老婆跟妈妈正被别人当妓女在玩,不知有多刺激!”

    这几个老人家年纪虽大,但养尊处优,保养得很好,每个人的老二都硬梆梆的。几个人一面说,手也没闲著,拿了罐KY及一瓶类似催情剂的东西,涂满了婆的鸡掰跟屁眼;张哥则拿了支按摩棒,慢慢地插入婆的屁眼里。

    由于润滑剂的关系加上涂了催情剂,婆的鸡掰穴眼大开,几乎整个拳头都可塞入,淫水如涌泉般的冒出,双脚弓起撑开,把阴蒂整个都凸了出来。老头子们不避讳地轮流吸著阴蒂,有的把老二送到婆的嘴里抽插,有时狠狠地捏著奶子,极尽凌辱之能事。婆眼睛看不到,左一下右一下的,被整得惊叫连连。

    “可以把眼罩拿掉吗?”婆哀求着。

    “干!才刚开始而已,好戏在后头呢!”

    屁眼里插著按摩棒,越插越深,婆也只能无助地摇著屁股。接着张哥提了桶水,拿出一支大针筒,加了瓶不知啥东西,把婆的脚再撑开一点,叫老头拿着针筒吸满水,缓缓地往鸡掰注射进去。接连注了四针,婆的肚子慢慢地鼓了起来,阴蒂更加凸出,他们趴着又咬又吸,弄得婆开始发浪,直喊著:“好涨啊!受不了,要尿出来了!”

    他们听婆越叫就越变态,反正是别人的老婆,拿出一颗大棉球硬塞住穴口,不让水流出来,然后将婆大翻身,趴在床沿,翘起屁股,把按摩棒抽了出来,拿着针筒开始往屁眼注射,一面用力地拍打着屁股。

    “臭鸡掰!烂女人!欠干的贱人!你们都会讨客兄。干!干!”

    拿起高粱酒,趁婆看不见,猛灌了一杯,婆冷不防的整口吞了下去,“哇!好辣!”停了一会儿,等酒精重新发作,继续又将水不断地注入屁眼。

    婆从哀求到哀嚎,鸡掰灌满水,屁眼里也灌满水,互相压迫。在婆的求饶声中我不但没心疼,老二反而出奇的硬。

    屁眼被紧紧地塞住,翻过身,肚子大得像怀胎十月一样,阴蒂也涨得像龙眼般大。这些老头子像有虐待狂似的,拿着震动器去刺激敏感的阴蒂,奶头是用扯的,嘴里含着酒,一口一口的喂著婆,用各种方式分散婆的注意力,忘记鸡掰跟屁眼的痛苦,刚好婆也有被虐的倾向,而且越来越严重。

    在不断的搓揉中,婆开始陷入歇斯里底的状态:“肚子好痛!求求你们,我要尿尿!”

    “尿出来呀!快尿给我们喝。”

    其实他们知道,婆是要喷水,不是尿尿,所以不但没停下来,反而越揉越快越用力。婆惨叫一声:“我要尿出来了∼∼”说完,一柱水箭急射而出,揉阴蒂的老头子俯身张嘴对着水箭喝个满口,四个人包括老张,一面揉阴蒂、一面轮流喝着喷出的淫液。

    高潮过后,鸡掰跟屁眼又开始作怪,加上酒的催化,婆几乎陷入疯狂:“来吧!反正我够贱了,你们爱怎么搞就怎么搞。”

    “好,这可是你自愿的。再忍耐一下,不能怪我们喔!”说完拿出了几颗药丸,用酒化开,然后五个人每个人喝了一口,没隔几分钟,每个人都满脸通红。婆的眼罩也被拿掉,眼里散发著兽性的光芒,不止是婆这样,张哥跟那几个老头子也一下子变得怪怪的。

    婆的肚子大到跟座小山丘一样,已无法再忍耐了,几个人用扶的把婆带到厕所,手还帮婆压着鸡掰跟屁眼。进入厕所往马桶一坐,屁眼松开一泻如注,婆如释重负,自己用手把鸡掰内的圆球也拿了出来。前后同时释放,一股怪异的味道从肛门传来,他们却没什么感觉,拿起针筒又一次打入屁眼,这样反复了几次,把脏东西都洗净了,回到了床上。

    婆软趴趴的,茫茫的躺在那里,两脚开开,被四个男人拿着各种情趣用品毫不怜惜的糟蹋。婆在他们轮番凌虐下又慢慢了有了反应,主动地抱着老头子含着他们的老二,他们的凌辱反而让婆乐在其中。

    “快干我好吗?我好痒欸!”

    “啪!”一巴掌打在屁股上:“哪里痒?干你哪里?”

    “鸡掰好痒,全身都痒……”

    “来,上来,你这烂妓女,自己爬上来!”

    婆立刻爬到一个老头身上,抓着老二对准穴口坐了下去,不断地上下干着。张哥的老二在嘴巴快速的抽插,婆趴着,屁股翘得老高,另一根老二对准婆的小穴用力干了进去,两根老二同时插一个洞,还有一个拿起按摩棒插进婆的屁眼,三洞齐插。

    我这个做老公的,看了既兴奋又刺激,恨不得加入战局。但是婆不知道我回来,又不让我知道她在做鸡,加上花钱的人是以干别人老婆为乐,所以我打消了念头。

    四男一女不断地变换姿势,鸡掰跟屁眼随时都插着肉棒,嘴巴也被干得没法说话,只能哼哼哈哈的,偶而有空档就大声的叫着。几个人吃了药的原故,好像都不会累似的。

    婆真是做鸡的料,前前后后、上上下下,任他们怎么折腾都能应付自如,还很享受的样子。看婆屁眼被插得都快翻出来了,还拚命地摇,屁股一直往后顶,尤其张哥在干她屁眼时,婆眼中露出的那种迷濛的眼神我还是第一次看见。

    张兄躺在下面,婆将老二插入屁眼,面朝上,鸡掰门户向上大开,一根老二立即插了进去,朝上的嘴巴也塞了根老二。另一个也没闲著,趴在鸡掰跟屁眼交会处,舔得津津有味。婆全身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,嘴不能叫,只能双手死力地抱着干她的人。

    这样持续了约半个钟头,插嘴巴的老头加快了速度,喊著:“我要射了!别再吸了,受不了!受不了……”抬起屁股就要拔出来,没想到婆两手紧抱着他的屁股不让他离开,抬起头上下摇动更用力地吸著老二。

    老头子叫着:“快放开我,我会射在你嘴里!”婆根本就不想让他拔出来。老头子叫完后屁股抖了几下抽出老二,整个人就摊在旁边。

    “第一次有女人肯吃我的东西,自己的老婆死都不愿意吃。”射完精的老头在喃喃自语。

    旁边的两个老头也很讶异地看着婆,快七十岁的人了,他们的年代是比较保守,几个好朋友想同时玩一个女人,想了一辈子,到今天才达成愿望,而且还是有夫之妇,他们的兴奋可想而知。

    婆还没醉醒,要张哥起来干她的鸡掰。张哥的老二实在有够大,龟头跟个鸭蛋般粗,又够长,每次她让张哥肏屄时,我都是用偷窥的,婆都以为我不知道。(婆的屁眼也是张哥开发出来的,以前要干屁眼一定要把婆灌醉后她才愿意,现在自己会主动把老二插进屁眼。)

    婆还是面朝上,起身后缓缓地抬起屁股,让张哥的老二抽出来,转过身对准了穴口把整只老二吞了进去,脸上一副既满足又淫荡的表情。我看了虽然刺激,但心里五味杂陈,老婆现在跟张哥肏屄的次数比我还多。

    趴在张哥身上,刚拔出老二的屁眼,洞口还开开的,婆回头拉了旁边老头一下,要他从后面干屁眼。三明治的姿势,动作奇大地猛肏著婆,屁眼让两个老头轮流肏著。他们第一次这样玩,所以干得特别卖力,尤其是肏屁眼跟口爆,对男人来讲是可遇不可求,即使是做鸡的妓女,她们也不见得肯这样。

    一番大战后,两个老头子已忍不住要射精了,他们要求射在婆的嘴里,婆没表示什么,直接张开嘴巴,两个老头就在婆的嘴边打起手枪,要射出来时再让婆含着。等两个都射完精后,还帮他们舔干净,他们哪经过这种阵仗,又惊又喜的直说好棒、好舒服,希望过两天再来玩。

    解决了三个后只剩下张哥,那么多人肏是比较刺激,但没办法专心地享受高潮。婆就是这类型的人,尤其婆让张哥肏多了,要怎样能让婆高潮已驾轻就熟。婆是属于吃重咸的,张哥把大老二插入婆的鸡掰后就卯足了劲,抬起婆的腿,下下到底,狂抽猛干。

    婆紧抱着张哥努力地迎合:“哥,好舒服……跟你做爱真的舒服……用力干我……你的东西又大又长,每下都插到花心,我喜欢你肏我……”

    “你不怕老公吃醋?”

    “老公希望我淫荡、下贱,我就做给他看。”

    “做妓女习惯吗?”

    “反正都被那么多人干过了,无所谓了。我被调教得也喜欢刺激,尤其是碰到你后,花样那么多。”(我很想问问张哥,他是怎么调教我婆的。)

    淫声浪语,也不管旁边有人在观战,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,婆又叫着:“来了!来了!快出来了……”屁股往上挺,张哥往下插,配合得天衣无缝。

    只见婆两眼发白,浑身颤抖,下面不断地冒出水来,张哥受到这样的鼓舞,干得更加卖力,在一阵冲刺后大吼一声,狂泄而出。

    看到这里,我再也忍不住了,自己打了手枪暂时解决一下。

    张哥送走了他们,婆在昏昏沉沉中睡着了,两脚大开,鸡掰黏糊糊的精水一直流到屁眼,那是张哥的杰作。看样子今天是不回家了,婆反正认为老公不在。

    张哥过来问我说:“怎么办?”我反问张哥:“我不在时,婆是不是常住你家?”

    “嗯!有时你打电话回来时,她都是在我这里接的。真不好意思,是她说别让你知道,她会自己告诉你。”

    “没关系,看什么时候有空,我要你告诉我,我不在场时,你们是怎么玩各种花样的。今晚我也睡在这里,明天再搞些花样玩给我看,但别让婆知道我回来了。”

    张哥听我这么一说,如释重负,回到婆的旁边帮婆把鸡掰清理了一下,婆还撒娇的抱着张哥,低头含着他的老二相拥而眠,我这做老公的倒像是局外人了。哈哈……

     
     
    上一篇:肛交的俘虜 下一篇:女友到夜店被人玩弄
     
     

    猜你喜欢

      美女看色情小说自慰(14P)
      清秀美女的性感小围裙(15P)
      バク限 ケフッベスセ[20P]
      美女做操做爱两不误(16P)
      曲曲动人(15P)
      ずイてれる噂のカスエ[21P]
      美女下属和上级激情(15P)
      性感清凉的小妞冲凉-(14P)
      前里奈_EIDA [15P]
      空虚寂寞少妇大战两男(16P)
      性感健康的皮肤就是这种小麦色哦(12P)
      稍显丰满的女子 把男人的鸡巴都吃软了[16P]
      猎人与豪乳熟女野战(15P)
      山间小溪中有一条小船-船上才是重点哦-(12P)
      戒指出卖了她结婚的身份 出来卖不了好价钱啦[15P]
      漂亮的小妮子好白好嫩(17P)
      木屋小蜜-有感觉吧(12P)
      穿着和服让男人更加的疯狂 前提是别脱[16P]
      漂亮姑娘和男友享受(16P)
      木屋最美桑拿女女-(16P)
      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