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ad广告
  • 文章阅读

     

    佩娟的淫荡自述

     
     

    发布日期: 2018-05-31

     
     

    我叫林珮娟,今年20岁,目前就读台北某大学二年级,小妹我的脸蛋虽然在男生的眼里只算中上,但是169的身高与34D/23/34的三围,加上皮肤光滑白皙,吹弹可破,还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,就算长相不算是非常的天使,但身材绝对是十分的魔鬼,当然也吸引了不少的苍蝇纠缠,后来我选择了一个还算忠厚老实的同系学长当男朋友。但是在交往了三个月后,男朋友开始要求要跟我做爱,但是我却对这档事充满了莫名的恐惧,可能是当时自己的性知识不足导致吧,而后来居然是卖槟榔的邻居老伯当了我的性爱启蒙导师。

    赖伯伯(我都这样叫他)是个约50来岁的单身中年人,挺著个啤酒肚,一身黝黑的皮肤,看起来还蛮和蔼可亲的。某天下午没上课,我答应帮赖伯伯打扫房子(是一楼平房,槟榔摊刚好就在外面的那种)顺便赚点零用钱,还好赖伯伯是个蛮爱干净的人,房子我一下子就打扫完了,本来跟同学约了晚上要吃饭,我看看时间还早,而赖伯伯还在外面顾摊子,于是我打开电视百般无聊的乱转频道,都是一些很boring的节目,后来我看到电视柜下放著一些CD盒,心想干脆看看有啥好看的电影吧。没想到我一打开电视柜,整个人顿时开始脸红心跳起来,居然都是一些色情电影(后来才知道这叫A片),封面是一个妙龄女子赤裸著上身跨坐在一个男生身上,一副很陶醉的样子。“做爱真的那么舒服吗?好恶心喔…”

    我十分的纳闷。我偷偷瞄了一下槟榔摊外面,心想他应该还要忙好一阵子,于是我偷偷的把DVD放进PLAYER里,然后把电视的音量转到最小,蹲坐在地上,开始看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接触的A片一开始先访问女演员一些问题,像是喜欢男生的类型,几岁就初体验呀等等的,接着场景换到了一张床上,然后男演员开始爱抚著女演员,约5分钟多吧,两个人身上已经一丝不挂,到这里我只觉得心跳越来越快,下体渐渐有一股很奇怪的感觉,有些无力又有些麻痒,我的右手已经不知不觉的往两腿之间摸去,手指隔着内裤轻轻抚摸著阴唇,觉得感觉十分舒服。“小娟,你在干麻?”

    赖伯伯的声音从后面响起,我吓得急忙关掉电视。“妳没看过A片吗?”

    赖伯伯又问,我红著脸不答话。赖伯伯可能看了我的反应,已经知道我是个未经人事的小丫头。“如果女生不懂得做爱,会被男生嫌弃喔,妳知道吧?”

    他故意吓吓我。“真的吗?我都没答应我男朋友要跟他做爱,他以后会不要我吗?”

    我紧张的问著。其实我是很喜欢我男朋友的,我觉得交往后我花了很多心神在他身上,很怕他会不要我。“当然囉!但是如果妳能先练习,熟悉一些性爱技巧,自然就能抓住他的心啦。”

    赖伯伯故意说的很认真的样子,接着又说:“这个我可以帮妳喔。”

    我当然知道赖伯伯心里在想什么,虽然我不是个随便的女生,但是一来赖伯伯人还算不错,二来刚刚那个奇妙的感觉还一直在我体内慢慢的流窜著,我有些难受。我只是红著一张脸看着地下,不敢跟赖伯伯对望,只听他说“放心吧,我只教妳一些爱抚的招式,不会占妳便宜的啦。”

    赖伯伯说著已经扶着我站了起来,这时我的脑袋也迷迷糊糊的,就跟着他进了房间。进了房间后,赖伯伯坐在床边,先温柔的帮我脱去外衣,只剩下一件可爱的粉红色胸罩,我害羞的双手交叉护着34D的乳房,赖伯伯开始安抚我。“别怕,别怕,一开始紧张是很正常的,等一下妳就习惯啦。”

    说完,赖伯伯就伸手要去解开我的胸罩,我刚开始往后退缩了一下,但是因为赖伯伯左手环抱着我的腰,只好顺着他的动作,而我戴的胸罩是前扣式的,赖伯伯一下子就解开了,胸罩往左右两边开去,露出了尖挺白皙的乳房,上面粉红色的乳头更是漂亮,只是乳头微微发硬,还没有完全凸出来。“真是好漂亮喔!”

    说完赖伯伯马上将嘴靠过去,用口含着我的左边乳头,并用的舌头在我的乳头及乳晕上灵活地来回地打圈,而右手也抓着我另一边的奶子轻轻的搓揉着。“啊…”

    我受到赖伯伯的突来的动作,不禁轻轻的叫了一声。我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刺激,这也是我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裸露胸部,而且居然让他亲吻自己的乳房,但是口中已经因为些微的快感不自觉的开始呻吟起来“啊…啊……赖伯伯…不……不行…不…啊………我的…胸部…啊……好痒……嗯…嗯…”

    赖伯伯摸着我另一个乳房的手慢慢搓揉,一下捏圆一下捏扁,手指还轻捏著慢慢变硬的乳头。“啊…不…不要…亲…啊…啊…不行…这…这样……感觉好……好怪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  赖伯伯不理会我的无力的抗议,一直亲吻抚弄着我的乳房,同时已经慢慢的让我躺在床上,又将嘴移往右边的乳房亲吻,轻咬著已经开始充血的乳头,左手也继续的不停的另一个山峰,我下体已经不自觉的开始流出淫水。“嗯…嗯……啊…啊…喔……不行……不行了…下面…下面湿了啦……”

    我忘情的叫了出来。赖伯伯知道我已经开始动情了,左手便慢慢的顺着我胴体的曲线往下移,准备去脱我的运动裤,我也马上警觉到了,手才一动,居然两只手都被赖伯伯用右手给一手抓住,高举在头上,根本没办法阻止,况且胸前所受的刺激与快感,更让我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反抗赖伯伯,只好让他为所欲为。“不能…嗯……你不能这样啦……啊……”

    赖伯伯把我的运动裤慢慢往膝盖拉下去,露出了粉红色的小三角裤,赖伯伯伸手往我的三角裤摸去,渗出的淫水早把内裤的下缘给弄湿了。赖伯伯隔着三角裤抚摸我的私密地带,然后用中指与食指隔着内裤轻压着我的阴阜,我像触电一样,全身颤抖了起来,全身发软,双腿想要夹紧却又使不上力,根本无法阻止赖伯伯的入侵。“啊…啊…不…不能摸…啊………不……不要…不……啊……”

    我的喘气声越来越大,阴户的淫水越流越多,赖伯伯把手往三角裤里面伸进去,我的阴毛稀稀疏疏的,赖伯伯很容易的就摸到了阴唇,然后伸出中指,轻轻探着我已湿透的小洞洞,还不时逗弄充了血的阴核,淫水一直流出,赖伯伯的手指也已溼透了。“喔…啊…啊…这样…不……不行…不…不要………”

    赖伯伯趁着我喘息时,嘴巴放开了乳房,立即含住了我微张的双唇亲吻起来,舌尖不断的伸入我牙齿里探索,用力吸舔我的舌头,尽情吞咽着我的唾液,一开始我还极力抗拒,但到后来已经是半迎半拒的与赖伯伯吻著,感觉好舒服。“唔……嗯…嗯……”

    我的喘息声不断的从鼻子窜出,赖伯伯不断的吸光我的每一滴口水,右手继续的抚弄著双乳,左手手指也拨开阴唇慢慢的深入挑弄。“呜……呜…嗯……呜……嗯……啊………”

    我根本挡不住赖伯伯的上下攻势,赖伯伯见时机成熟,把自己全身的衣服脱掉,只剩一条四角裤,并顺手一起把我的运动裤与溼透的小三角裤一并脱掉,然后将我的双腿慢慢分开,我粉红色的花瓣与桃源洞就这样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他眼前。“别……别这样看啦……”

    我羞的用双手遮住娇红的脸颊。赖伯伯马上用他湿软的舌头轻舔着我的阴唇与阴蒂,让我又再度像触电一样,赖伯伯的动作彻底震撼了我下体的神经,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快感,赖伯伯轻含住我像花生一般的阴蒂,用双唇去吸吮,再用舌头舔弄,用牙齿轻轻的逗弄着它,我被舔弄得全身瘫软,浑身都在打颤。“啊…不…啊……不要…亲…啊………不能再这样……啊…啊…”

    赖伯伯亲吻了好一会,也一直吸舔着我从阴户里流出的淫水,还直说处女的滋味果然不同,有一股淡淡的清香。赖伯伯舔了好一阵子,知道我已经欲火焚身了,马上把自己的内裤脱掉,露出早已涨大的粗长鸡巴,然后双腿跪在我打开的两腿间,用手扶著粗硬的鸡巴,先是用龟头轻轻磨着我湿润的小穴,再慢慢用力的将鸡巴插进我的处女穴内,在我还没回过神时,赖伯伯已经将龟头整个塞进我的体内,我只感到下体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痛楚。“啊…啊…不要…好…好痛………快…快拿出来…你说不占我便宜的……怎么……怎么现在这个样子……我活不下去啦……呜……”

    我痛得泪流满面,双手用力的推著赖伯伯的身体,但是以我的力气根本推不开赖伯伯肥胖的身躯,而赖伯伯竟然趁我无力抵抗时,屁股一用力,整根粗大的鸡巴完全插了进来“啊……好…好痛………那边…会…坏掉…啊…不要啦…快拿出来……”

    “这很正常啦,等一下就不痛了,而且会享受性爱的女人,第一次也都是觉得很痛的喔。”

    赖伯伯用一些浑话来唬弄我。“呜…呜…真的吗?可是真的…真的好痛,你还说不占我便宜的。”

    我边哭边说。“乖…乖…唉~看到妳这么漂亮,我管不住我兄弟了嘛,况且等一下妳真的会很爽很舒服呢。”

    赖伯伯边安慰边亲吻着我的双唇,另一手在我的乳房及乳头上抚摸挑逗著。这时我已经头晕目眩,不过刚刚的破身之痛,情况已经改善不少。“还痛吗?”

    赖伯伯问道。“现在好一点了,比较不痛了。”

    我回答说。“好,我慢慢来。”

    赖伯伯慢慢的抽插著鸡巴,我的阴户里也慢慢开始有了感觉,这样的感受也是从来没有过的。“这样觉得舒服吗?”

    赖伯伯问道。“恩…不知道……”

    我红著脸,羞涩的说著。赖伯伯听到后还是慢慢不疾不徐的插着我,等到听我的呼吸开始急促后,知道可以加快速度了,便开始加重力道干了起来。“啊……嗯……啊…赖伯伯…啊……嗯…感…感觉好奇怪……”

    赖伯伯那肥大的臀部开始快速上下的晃动着,我给他插得滋滋响,赖伯伯希望能给我享受最大的快感,享受作爱的乐趣,我虽然已经感觉到舒服,但还是不敢大声的呻吟浪叫。“啊…啊…呀…嗯…嗯…轻…轻点…啊…怎么…好…好…好舒服……啊…好奇怪…啊…嗯…”

    “看吧,我没骗妳吧。”

    赖伯伯边抽插边问我。“啊…是…是啊…啊…嗯…怎么会…这样…嗯……舒服…啊…嗯…嗯…”

    我喘着气说著。由于赖伯伯挺著个肚子,难免插到底的时候,鸡巴还留一小截在外面,他找了个枕头垫在我屁股下,然后挺著粗大坚硬的鸡巴,加快速度地插进我淫水四溢的小穴,每一下都直插到底,而我也可以借此看到赖伯伯肥大的肉肠在我的小穴里进进出出的,那种特殊的感觉刺激著神经的极限,让我几乎快要崩溃。“我……我这样…插妳,舒服吗?”

    赖伯伯问道。“伯伯……你…好坏…这样…问人家…啊…你插的…好舒服…嗯…啊…”

    就这样赖伯伯连续抽插了十多分钟,连床舖都因为他的力道被震得“嘎!嘎!”

    直响。“我……我好像要…要尿尿了……啊……”

    没多久我高潮了,小穴不停的收缩,,浪水狂泄而出,连带使得赖伯伯的鸡巴一阵肉紧,鸡巴有想射感觉,他赶紧加快速度的说:“我…我好像也要出来了…。”

    我一听,连忙叫道:“啊……啊…不能射在里面…嗯…不行…不可以…嗯……啊…啊…”

    赖伯伯哪里会听我的话,他把大鸡巴狠狠插到底,抱着我的细腰,一抖一抖的将全部的精液射向我的花心…两人交媾停止后,全都瘫在床上喘息著,赖伯伯慢慢的抽出鸡巴爬了起来,而我的阴户也随着鸡巴的抽出,留在阴道内的精液掺著红色血液从阴道口慢慢流了出来。赖伯伯静静的躺在我旁边,我还失神的大口喘气著,而他在一旁欣赏着我魔鬼般的身材,胴体的每一吋肌肤,不知不觉中下面的大鸡巴又恢复精神,而笔直挺立了起来!赖伯伯温柔的说著,而我在身子给了他后,柔顺的跟只小绵羊一样,轻轻的“嗯”

    了一声。说完,赖伯伯笑嘻嘻的抱起我柔若无骨的娇躯,两人一丝不挂的往浴室走去………赖伯伯抱着我来到浴室,先轻轻的把我放下,让我小心站好,再转身开始放水到浴缸里,我在一旁看着眼前这个肥胖的老男人,没想到自己的贞操竟然毁在他的手上,突然心中有一股十分悲伤的感觉,居然就哭了起来。“别哭!别哭!我今天跟妳干了这档事,一定会负责的。”

    赖伯伯急忙手忙脚乱的安慰我,看到赖伯伯这副笨拙的模样,我马上又破涕为笑,搞得他有些狼狈。不过刚刚的激情的确让我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,没有想到男女作爱是这么的舒服。我一边擦着眼泪,一边偷偷看着赖伯伯肥肚下面挺直的鸡巴,这是我第一次清楚的见到男人的阳具,很难想像这根像极了热狗大亨的粗黑阳具,竟能放到自己的小阴户里。赖伯伯很快把自己全身抹好香皂,把满身的汗水刷洗干净,他看我还在慢条斯里的抹著香皂,假装热心的说:“哎哟,妳这样抹太慢了啦,我来帮妳抹啦。”

    在全身都均匀的抹好香皂后,赖伯伯的双手又立刻由后面伸到我的胸前,一把抓住我的胸部,一直在两个尖挺的乳房上又磨又抓的,爱不释手的搓揉着,我虽然觉得舒服,但还是害羞的不敢叫出声来。但赖伯伯像是有意要逗弄我的样子,借着泡沫的润滑,用手指轻挑着我粉嫩的乳头,轻轻的捏弄著、轻轻的弹著,我终于经不起这样的玩弄,感觉胸前慢慢发热,刚刚享受到的舒服和快感又要卷土重来。“啊…啊……你干什么…嗯……啊……嗯…嗯…不…不要…啊…我…会…会糟糕…啊…啊…”

    我受不了这样的刺激,整个人往后摊在他的身上,阴户里又慢慢的流出淫水,呼吸也越来越沉重,嘴里发出模模糊糊的呻吟声。“啊…啊…不要…再…摸…了…啊…嗯…啊…不…啊…。啊……不…不行…不…啊…不…要…摸了啦…啊…嗯…嗯…”

    赖伯伯伸出舌头,先从后面亲吻着我的耳朵,再将舌头伸进耳朵里,然后轻咬著耳垂,他亲了一阵子,最后轻轻转动我的头,舌头轻舔我的唇角,然后把舌头伸进我嘴里搅动、吸允着我的舌头,这次我已经十分自然的伸出舌头跟他交缠着。赖伯伯将右手顺着光滑的肌肤慢慢的往下移,经过稀疏的阴毛,来到了我的阴户,用中指抚弄著阴唇,挑逗著阴蒂。“啊~~~”

    我深深的叫了一声我当然知道赖伯伯又想要了,而我也感觉一阵阵又酥又麻的感觉从阴户下面传来,小穴里开始有些酸麻,而赖伯伯继续爱抚我的阴沟肉壁,我大口喘着气,让我渐渐抛开少女原有的矜持。“啊…啊…赖伯伯……啊…别…别…再弄我…了…啊…我…嗯…嗯…啊…我的…小穴…里头…好痒啊……啊…你的……啊…不要再…进去啦…啊…啊…”

    我有气无力的求饶著。赖伯伯为了让我尽情享受到作爱的快感,这次前戏真是下足了功夫,不仅用舌头舔弄著耳朵的敏感处,左手搓柔著双乳及乳头,右手则改用食指和无名指分开那茂密的阴毛,中指顺着滑湿的淫液伸进穴内,还不时在我耳畔讲一些挑逗的淫话。“啊…啊…唔…唔……嗯…嗯…啊……好舒…好舒服…人家…快…快不行了…不要…啊…我…会……啊……不要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  一开始,我还努力的压低声音,但后来音量却不自觉的提高,淫荡的叫着。我完全进入忘我的境界,脸上呈现出一种迷醉的神情,全身都发热起来,呼吸变得急促。赖伯伯接着用水把我俩都冲洗干净,接着缓缓扶着我坐在浴缸边后,自己低下身将嘴巴移往我的阴户,将嘴唇凑上我早已湿透的花瓣,尽情的吸吮著,赖伯伯舔遍了我整个下体,我分泌的淫水对他来说像是至高无上的享受一般,看到一个男人肯这样为自己"服务",心理多多少少有一些虚荣感与成就感,而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赖伯伯已经用牙齿轻轻的含住阴蒂,我的下身禁不住抖动起来“啊…啊…不要…你…不要这样……赖伯伯你…你…啊…嗯…啊…你欺负我…啊……喔……好…好…我…好舒服…你……再进去一点……”

    我含糊不清的说著。“哇…都湿成这样子了啊!想舒服就叫老公!”

    赖伯伯边挑透我的阴唇边说著。“啊…你…你…好坏喔…啊…人家才不…才不要咧……”

    我红著脸拒绝他。“嘿嘿~叫不叫?叫不叫?”

    赖伯伯故意只插进半个龟头就拔出去,快把我给搞疯了。“唉哟……喔……好…好啦……老公…老公我…我只…想要…你…进来…快一点…快…喔…”

    “哈哈~乖老婆!让我好好疼妳!”

    赖伯伯看我臣服了,高兴的大笑。我的身体早已陷入了无法自拔的狂乱之中,只想有个火热坚硬的东西来填满我的空虚,而赖伯伯用粗大龟头先慢慢的“挤”

    开我那柔嫩湿滑的阴唇,然后这次不再像帮我破身时那样温柔,他屁股狠狠的往前一挺直干到底,大鸡巴“滋!”

    的一声进入了我紧密的小穴,巨大的阳具再次塞满了我紧窄娇小的阴道里。“啊……”

    我如受雷击般的叫了出来,整个人的魂已经飞了一半。接下来赖伯伯的肥臀开始前前后后的挺进著,他一下接一下重重地插进我的小穴里,每插两三下就把鸡巴拔出来一些,然后再重重的干进去,粗壮的鸡巴紧紧插在我淫水四溢的阴道里。“唔…唔…轻一点…轻…一点…啊…啊…好…好舒服…啊…”

    “好老婆……想不想我插用力一点呀?”

    “唔…啊…我…不知道啦……啊…好…舒服………真美…啊…美………啊………”

    “唉呦……妳的洞真紧~好会吸人喔~”

    “啊…啊…我……唔…会死掉……嗯…嗯…啊……喔……喔…真是要命…啊…………”

    可能是受了赖伯伯挑逗的影响,到这里我已经是不顾一切的放声浪叫。赖伯伯看我已经进入了状况,也低吼著一边干着我的小穴,一边从我身后搓揉着我两个美丽尖挺又很有弹性的大奶子,而两个奶子上的小豆子早已因充血变得十分敏感及有弹性。“…嗯……你……你好厉害……喔……我快……快不行了……啊…再用点力……啊……你…好强…我…下面…要…飞了……啊……啊…啊…”

    我这时的淫水像是崩堤的洪水那样倾泄而出,身体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,赖伯伯重重喘著,也顾不了什么几浅几重的节奏,抽插越来越快,又疯狂地对着我的小穴插干了百来下,我只觉阴道内壁不停的收缩,没多久我又被干上了高潮,我“啊……”

    一声的叫着,淫水直喷。而赖伯伯也胀红了脸,他加快了抽动的速度,喘息的说:“我…我也…也差不多了!”

    在最后几下猛烈的抽插后,我只觉得体内的鸡巴一阵抖动,赖伯伯火热的阳精再次射进了我美丽的蜜穴里,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,也再次感觉到了身为女人的美妙。我勉强扶著墙壁重重喘息著,而我身后的赖伯伯却是一手趴在我的背上,一手扶著毛巾架,可能是怕把我压垮吧,而硬挺的鸡巴还留在我的体内抖呀抖的。我们两个人就维持这样的姿势在浴室里一阵子,赖伯伯才缓缓的抽出鸡巴,我阴户里的淫水和精液也随之流出,顺着大腿流到了地上。“在浴缸里泡著休息一下吧!”

    赖伯伯说道。“嗯!”

    我无力的点点头,应了一声,心想这次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吧。赖伯伯先进到浴缸里坐好,也牵着我进来坐在他两腿中间,让我整个人斜躺在他的身上,赖伯伯伸出双手到他的胸前,慢慢用水往我身上泼,也顺便在她身上游走,抚摸著双乳、抚摸着我洁白无瑕、细腻滑嫩的胴体。我也累得无心理会赖伯伯的动作,只是静静的赖在他肥大的身躯上休息,细细的回味刚刚两人的激情狂欢。在浴缸里休息了近20分钟,赖伯伯摸着摸著,下面的大鸡巴又慢慢充血硬了起来,当然,我也感觉到了屁股后面有硬物顶着,想也知道那是什么东西,我还是静静的休息著,不去理他,突然赖伯伯居然站起身来,我想可能赖伯伯又要再干我一次了。“来!含含我兄弟!”

    赖伯伯命令式的说著。“什…什么!你要我吃你…你的这个丑东西啊!”

    这时我的脸颊泛起了红晕,虽然在刚刚看过的A片里,的确有女生把鸡巴放进嘴里吸吮的画面,但是才刚蜕变成女人的我还是不太能接受。“刚刚我帮你舔,现在换妳为我服务一下,这样才公平啊!”

    赖伯伯假装抱怨的说著。“可…可是,我又没含过这种东西,我…我从来没有试过。”

    我依然想要拒绝。“没关系,所以才要学呀…”

    赖伯伯话还没说完,就用左手抱着我的头,往自己的鸡巴靠近,右手抓着硬艇的鸡巴对准我的樱桃小嘴,我对赖伯伯突如其来的动作,有些不知所措,但是龟头已经碰到了嘴唇,也只好慢慢的张开嘴巴先含住。“嗯…嗯…唔…唔……嗯……”

    不一会儿,我的樱桃小口已经被赖伯伯的大鸡巴完全塞住,只能用鼻子发出哼声,但就算如此,我还是只能含住赖伯伯整根鸡巴的三分之二。“对…先紧紧的含住鸡巴…好…喔…然后用舌尖舔著龟头…对…舔它的马眼…再用嘴巴吸一吸…嗯…对…用力吸…嗯…妳很聪明喔…嗯…”

    “喔…啊…嗯…好舒服…妳很有天份喔!”

    赖伯伯忍不住呻吟起来。“对…就是这样…嗯…嗯…还要用手前后套动…喔…真爽…真舒服…”

    赖伯伯看我一时间还不知道怎么用手,就抱住我的头,屁股开始前后抽动,等于是在干我的嘴巴了,他这样又抽送了好几十下,突然我觉得嘴里的鸡巴一阵悸动,心知不妙,但是龟头在我嘴里已经射出了一股又一股浓稠的精液,我只觉得心里一阵恶心,只想要把鸡巴吐出来,但是头却被赖伯伯按著,只得把热烫烫的精液先含在嘴里。“那些是营养品,把它吞下去,养颜美容喔…”

    赖伯伯又在骗我。不过我看我要是不吞了这些"营养品",赖伯伯可能不会轻易的把鸡巴抽出来,只好把精液一口一口慢慢吞下肚子,这时赖伯伯才松开手,让鸡巴从我嘴里退了出来,这时我斜眼狠狠的瞪着赖伯伯,没想到来他居然不顾我的嘴边还残留着刚刚他的精液,马上俯身跟我接吻,在他的连续攻击下,我又软倒了…

    我叫林珮娟,今年20岁,目前就读台北某大学二年级,小妹我的脸蛋虽然在男生的眼里只算中上,但是169的身高与34D/23/34的三围,加上皮肤光滑白皙,吹弹可破,还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,就算长相不算是非常的天使,但身材绝对是十分的魔鬼,当然也吸引了不少的苍蝇纠缠,后来我选择了一个还算忠厚老实的同系学长当男朋友。但是在交往了三个月后,男朋友开始要求要跟我做爱,但是我却对这档事充满了莫名的恐惧,可能是当时自己的性知识不足导致吧,而后来居然是卖槟榔的邻居老伯当了我的性爱启蒙导师。

    赖伯伯(我都这样叫他)是个约50来岁的单身中年人,挺著个啤酒肚,一身黝黑的皮肤,看起来还蛮和蔼可亲的。某天下午没上课,我答应帮赖伯伯打扫房子(是一楼平房,槟榔摊刚好就在外面的那种)顺便赚点零用钱,还好赖伯伯是个蛮爱干净的人,房子我一下子就打扫完了,本来跟同学约了晚上要吃饭,我看看时间还早,而赖伯伯还在外面顾摊子,于是我打开电视百般无聊的乱转频道,都是一些很boring的节目,后来我看到电视柜下放著一些CD盒,心想干脆看看有啥好看的电影吧。没想到我一打开电视柜,整个人顿时开始脸红心跳起来,居然都是一些色情电影(后来才知道这叫A片),封面是一个妙龄女子赤裸著上身跨坐在一个男生身上,一副很陶醉的样子。“做爱真的那么舒服吗?好恶心喔…”

    我十分的纳闷。我偷偷瞄了一下槟榔摊外面,心想他应该还要忙好一阵子,于是我偷偷的把DVD放进PLAYER里,然后把电视的音量转到最小,蹲坐在地上,开始看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接触的A片一开始先访问女演员一些问题,像是喜欢男生的类型,几岁就初体验呀等等的,接着场景换到了一张床上,然后男演员开始爱抚著女演员,约5分钟多吧,两个人身上已经一丝不挂,到这里我只觉得心跳越来越快,下体渐渐有一股很奇怪的感觉,有些无力又有些麻痒,我的右手已经不知不觉的往两腿之间摸去,手指隔着内裤轻轻抚摸著阴唇,觉得感觉十分舒服。“小娟,你在干麻?”

    赖伯伯的声音从后面响起,我吓得急忙关掉电视。“妳没看过A片吗?”

    赖伯伯又问,我红著脸不答话。赖伯伯可能看了我的反应,已经知道我是个未经人事的小丫头。“如果女生不懂得做爱,会被男生嫌弃喔,妳知道吧?”

    他故意吓吓我。“真的吗?我都没答应我男朋友要跟他做爱,他以后会不要我吗?”

    我紧张的问著。其实我是很喜欢我男朋友的,我觉得交往后我花了很多心神在他身上,很怕他会不要我。“当然囉!但是如果妳能先练习,熟悉一些性爱技巧,自然就能抓住他的心啦。”

    赖伯伯故意说的很认真的样子,接着又说:“这个我可以帮妳喔。”

    我当然知道赖伯伯心里在想什么,虽然我不是个随便的女生,但是一来赖伯伯人还算不错,二来刚刚那个奇妙的感觉还一直在我体内慢慢的流窜著,我有些难受。我只是红著一张脸看着地下,不敢跟赖伯伯对望,只听他说“放心吧,我只教妳一些爱抚的招式,不会占妳便宜的啦。”

    赖伯伯说著已经扶着我站了起来,这时我的脑袋也迷迷糊糊的,就跟着他进了房间。进了房间后,赖伯伯坐在床边,先温柔的帮我脱去外衣,只剩下一件可爱的粉红色胸罩,我害羞的双手交叉护着34D的乳房,赖伯伯开始安抚我。“别怕,别怕,一开始紧张是很正常的,等一下妳就习惯啦。”

    说完,赖伯伯就伸手要去解开我的胸罩,我刚开始往后退缩了一下,但是因为赖伯伯左手环抱着我的腰,只好顺着他的动作,而我戴的胸罩是前扣式的,赖伯伯一下子就解开了,胸罩往左右两边开去,露出了尖挺白皙的乳房,上面粉红色的乳头更是漂亮,只是乳头微微发硬,还没有完全凸出来。“真是好漂亮喔!”

    说完赖伯伯马上将嘴靠过去,用口含着我的左边乳头,并用的舌头在我的乳头及乳晕上灵活地来回地打圈,而右手也抓着我另一边的奶子轻轻的搓揉着。“啊…”

    我受到赖伯伯的突来的动作,不禁轻轻的叫了一声。我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刺激,这也是我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裸露胸部,而且居然让他亲吻自己的乳房,但是口中已经因为些微的快感不自觉的开始呻吟起来“啊…啊……赖伯伯…不……不行…不…啊………我的…胸部…啊……好痒……嗯…嗯…”

    赖伯伯摸着我另一个乳房的手慢慢搓揉,一下捏圆一下捏扁,手指还轻捏著慢慢变硬的乳头。“啊…不…不要…亲…啊…啊…不行…这…这样……感觉好……好怪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  赖伯伯不理会我的无力的抗议,一直亲吻抚弄着我的乳房,同时已经慢慢的让我躺在床上,又将嘴移往右边的乳房亲吻,轻咬著已经开始充血的乳头,左手也继续的不停的另一个山峰,我下体已经不自觉的开始流出淫水。“嗯…嗯……啊…啊…喔……不行……不行了…下面…下面湿了啦……”

    我忘情的叫了出来。赖伯伯知道我已经开始动情了,左手便慢慢的顺着我胴体的曲线往下移,准备去脱我的运动裤,我也马上警觉到了,手才一动,居然两只手都被赖伯伯用右手给一手抓住,高举在头上,根本没办法阻止,况且胸前所受的刺激与快感,更让我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反抗赖伯伯,只好让他为所欲为。“不能…嗯……你不能这样啦……啊……”

    赖伯伯把我的运动裤慢慢往膝盖拉下去,露出了粉红色的小三角裤,赖伯伯伸手往我的三角裤摸去,渗出的淫水早把内裤的下缘给弄湿了。赖伯伯隔着三角裤抚摸我的私密地带,然后用中指与食指隔着内裤轻压着我的阴阜,我像触电一样,全身颤抖了起来,全身发软,双腿想要夹紧却又使不上力,根本无法阻止赖伯伯的入侵。“啊…啊…不…不能摸…啊………不……不要…不……啊……”

    我的喘气声越来越大,阴户的淫水越流越多,赖伯伯把手往三角裤里面伸进去,我的阴毛稀稀疏疏的,赖伯伯很容易的就摸到了阴唇,然后伸出中指,轻轻探着我已湿透的小洞洞,还不时逗弄充了血的阴核,淫水一直流出,赖伯伯的手指也已溼透了。“喔…啊…啊…这样…不……不行…不…不要………”

    赖伯伯趁着我喘息时,嘴巴放开了乳房,立即含住了我微张的双唇亲吻起来,舌尖不断的伸入我牙齿里探索,用力吸舔我的舌头,尽情吞咽着我的唾液,一开始我还极力抗拒,但到后来已经是半迎半拒的与赖伯伯吻著,感觉好舒服。“唔……嗯…嗯……”

    我的喘息声不断的从鼻子窜出,赖伯伯不断的吸光我的每一滴口水,右手继续的抚弄著双乳,左手手指也拨开阴唇慢慢的深入挑弄。“呜……呜…嗯……呜……嗯……啊………”

    我根本挡不住赖伯伯的上下攻势,赖伯伯见时机成熟,把自己全身的衣服脱掉,只剩一条四角裤,并顺手一起把我的运动裤与溼透的小三角裤一并脱掉,然后将我的双腿慢慢分开,我粉红色的花瓣与桃源洞就这样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他眼前。“别……别这样看啦……”

    我羞的用双手遮住娇红的脸颊。赖伯伯马上用他湿软的舌头轻舔着我的阴唇与阴蒂,让我又再度像触电一样,赖伯伯的动作彻底震撼了我下体的神经,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快感,赖伯伯轻含住我像花生一般的阴蒂,用双唇去吸吮,再用舌头舔弄,用牙齿轻轻的逗弄着它,我被舔弄得全身瘫软,浑身都在打颤。“啊…不…啊……不要…亲…啊………不能再这样……啊…啊…”

    赖伯伯亲吻了好一会,也一直吸舔着我从阴户里流出的淫水,还直说处女的滋味果然不同,有一股淡淡的清香。赖伯伯舔了好一阵子,知道我已经欲火焚身了,马上把自己的内裤脱掉,露出早已涨大的粗长鸡巴,然后双腿跪在我打开的两腿间,用手扶著粗硬的鸡巴,先是用龟头轻轻磨着我湿润的小穴,再慢慢用力的将鸡巴插进我的处女穴内,在我还没回过神时,赖伯伯已经将龟头整个塞进我的体内,我只感到下体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痛楚。“啊…啊…不要…好…好痛………快…快拿出来…你说不占我便宜的……怎么……怎么现在这个样子……我活不下去啦……呜……”

    我痛得泪流满面,双手用力的推著赖伯伯的身体,但是以我的力气根本推不开赖伯伯肥胖的身躯,而赖伯伯竟然趁我无力抵抗时,屁股一用力,整根粗大的鸡巴完全插了进来“啊……好…好痛………那边…会…坏掉…啊…不要啦…快拿出来……”

    “这很正常啦,等一下就不痛了,而且会享受性爱的女人,第一次也都是觉得很痛的喔。”

    赖伯伯用一些浑话来唬弄我。“呜…呜…真的吗?可是真的…真的好痛,你还说不占我便宜的。”

    我边哭边说。“乖…乖…唉~看到妳这么漂亮,我管不住我兄弟了嘛,况且等一下妳真的会很爽很舒服呢。”

    赖伯伯边安慰边亲吻着我的双唇,另一手在我的乳房及乳头上抚摸挑逗著。这时我已经头晕目眩,不过刚刚的破身之痛,情况已经改善不少。“还痛吗?”

    赖伯伯问道。“现在好一点了,比较不痛了。”

    我回答说。“好,我慢慢来。”

    赖伯伯慢慢的抽插著鸡巴,我的阴户里也慢慢开始有了感觉,这样的感受也是从来没有过的。“这样觉得舒服吗?”

    赖伯伯问道。“恩…不知道……”

    我红著脸,羞涩的说著。赖伯伯听到后还是慢慢不疾不徐的插着我,等到听我的呼吸开始急促后,知道可以加快速度了,便开始加重力道干了起来。“啊……嗯……啊…赖伯伯…啊……嗯…感…感觉好奇怪……”

    赖伯伯那肥大的臀部开始快速上下的晃动着,我给他插得滋滋响,赖伯伯希望能给我享受最大的快感,享受作爱的乐趣,我虽然已经感觉到舒服,但还是不敢大声的呻吟浪叫。“啊…啊…呀…嗯…嗯…轻…轻点…啊…怎么…好…好…好舒服……啊…好奇怪…啊…嗯…”

    “看吧,我没骗妳吧。”

    赖伯伯边抽插边问我。“啊…是…是啊…啊…嗯…怎么会…这样…嗯……舒服…啊…嗯…嗯…”

    我喘着气说著。由于赖伯伯挺著个肚子,难免插到底的时候,鸡巴还留一小截在外面,他找了个枕头垫在我屁股下,然后挺著粗大坚硬的鸡巴,加快速度地插进我淫水四溢的小穴,每一下都直插到底,而我也可以借此看到赖伯伯肥大的肉肠在我的小穴里进进出出的,那种特殊的感觉刺激著神经的极限,让我几乎快要崩溃。“我……我这样…插妳,舒服吗?”

    赖伯伯问道。“伯伯……你…好坏…这样…问人家…啊…你插的…好舒服…嗯…啊…”

    就这样赖伯伯连续抽插了十多分钟,连床舖都因为他的力道被震得“嘎!嘎!”

    直响。“我……我好像要…要尿尿了……啊……”

    没多久我高潮了,小穴不停的收缩,,浪水狂泄而出,连带使得赖伯伯的鸡巴一阵肉紧,鸡巴有想射感觉,他赶紧加快速度的说:“我…我好像也要出来了…。”

    我一听,连忙叫道:“啊……啊…不能射在里面…嗯…不行…不可以…嗯……啊…啊…”

    赖伯伯哪里会听我的话,他把大鸡巴狠狠插到底,抱着我的细腰,一抖一抖的将全部的精液射向我的花心…两人交媾停止后,全都瘫在床上喘息著,赖伯伯慢慢的抽出鸡巴爬了起来,而我的阴户也随着鸡巴的抽出,留在阴道内的精液掺著红色血液从阴道口慢慢流了出来。赖伯伯静静的躺在我旁边,我还失神的大口喘气著,而他在一旁欣赏着我魔鬼般的身材,胴体的每一吋肌肤,不知不觉中下面的大鸡巴又恢复精神,而笔直挺立了起来!赖伯伯温柔的说著,而我在身子给了他后,柔顺的跟只小绵羊一样,轻轻的“嗯”

    了一声。说完,赖伯伯笑嘻嘻的抱起我柔若无骨的娇躯,两人一丝不挂的往浴室走去………赖伯伯抱着我来到浴室,先轻轻的把我放下,让我小心站好,再转身开始放水到浴缸里,我在一旁看着眼前这个肥胖的老男人,没想到自己的贞操竟然毁在他的手上,突然心中有一股十分悲伤的感觉,居然就哭了起来。“别哭!别哭!我今天跟妳干了这档事,一定会负责的。”

    赖伯伯急忙手忙脚乱的安慰我,看到赖伯伯这副笨拙的模样,我马上又破涕为笑,搞得他有些狼狈。不过刚刚的激情的确让我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,没有想到男女作爱是这么的舒服。我一边擦着眼泪,一边偷偷看着赖伯伯肥肚下面挺直的鸡巴,这是我第一次清楚的见到男人的阳具,很难想像这根像极了热狗大亨的粗黑阳具,竟能放到自己的小阴户里。赖伯伯很快把自己全身抹好香皂,把满身的汗水刷洗干净,他看我还在慢条斯里的抹著香皂,假装热心的说:“哎哟,妳这样抹太慢了啦,我来帮妳抹啦。”

    在全身都均匀的抹好香皂后,赖伯伯的双手又立刻由后面伸到我的胸前,一把抓住我的胸部,一直在两个尖挺的乳房上又磨又抓的,爱不释手的搓揉着,我虽然觉得舒服,但还是害羞的不敢叫出声来。但赖伯伯像是有意要逗弄我的样子,借着泡沫的润滑,用手指轻挑着我粉嫩的乳头,轻轻的捏弄著、轻轻的弹著,我终于经不起这样的玩弄,感觉胸前慢慢发热,刚刚享受到的舒服和快感又要卷土重来。“啊…啊……你干什么…嗯……啊……嗯…嗯…不…不要…啊…我…会…会糟糕…啊…啊…”

    我受不了这样的刺激,整个人往后摊在他的身上,阴户里又慢慢的流出淫水,呼吸也越来越沉重,嘴里发出模模糊糊的呻吟声。“啊…啊…不要…再…摸…了…啊…嗯…啊…不…啊…。啊……不…不行…不…啊…不…要…摸了啦…啊…嗯…嗯…”

    赖伯伯伸出舌头,先从后面亲吻着我的耳朵,再将舌头伸进耳朵里,然后轻咬著耳垂,他亲了一阵子,最后轻轻转动我的头,舌头轻舔我的唇角,然后把舌头伸进我嘴里搅动、吸允着我的舌头,这次我已经十分自然的伸出舌头跟他交缠着。赖伯伯将右手顺着光滑的肌肤慢慢的往下移,经过稀疏的阴毛,来到了我的阴户,用中指抚弄著阴唇,挑逗著阴蒂。“啊~~~”

    我深深的叫了一声我当然知道赖伯伯又想要了,而我也感觉一阵阵又酥又麻的感觉从阴户下面传来,小穴里开始有些酸麻,而赖伯伯继续爱抚我的阴沟肉壁,我大口喘着气,让我渐渐抛开少女原有的矜持。“啊…啊…赖伯伯……啊…别…别…再弄我…了…啊…我…嗯…嗯…啊…我的…小穴…里头…好痒啊……啊…你的……啊…不要再…进去啦…啊…啊…”

    我有气无力的求饶著。赖伯伯为了让我尽情享受到作爱的快感,这次前戏真是下足了功夫,不仅用舌头舔弄著耳朵的敏感处,左手搓柔著双乳及乳头,右手则改用食指和无名指分开那茂密的阴毛,中指顺着滑湿的淫液伸进穴内,还不时在我耳畔讲一些挑逗的淫话。“啊…啊…唔…唔……嗯…嗯…啊……好舒…好舒服…人家…快…快不行了…不要…啊…我…会……啊……不要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  一开始,我还努力的压低声音,但后来音量却不自觉的提高,淫荡的叫着。我完全进入忘我的境界,脸上呈现出一种迷醉的神情,全身都发热起来,呼吸变得急促。赖伯伯接着用水把我俩都冲洗干净,接着缓缓扶着我坐在浴缸边后,自己低下身将嘴巴移往我的阴户,将嘴唇凑上我早已湿透的花瓣,尽情的吸吮著,赖伯伯舔遍了我整个下体,我分泌的淫水对他来说像是至高无上的享受一般,看到一个男人肯这样为自己"服务",心理多多少少有一些虚荣感与成就感,而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赖伯伯已经用牙齿轻轻的含住阴蒂,我的下身禁不住抖动起来“啊…啊…不要…你…不要这样……赖伯伯你…你…啊…嗯…啊…你欺负我…啊……喔……好…好…我…好舒服…你……再进去一点……”

    我含糊不清的说著。“哇…都湿成这样子了啊!想舒服就叫老公!”

    赖伯伯边挑透我的阴唇边说著。“啊…你…你…好坏喔…啊…人家才不…才不要咧……”

    我红著脸拒绝他。“嘿嘿~叫不叫?叫不叫?”

    赖伯伯故意只插进半个龟头就拔出去,快把我给搞疯了。“唉哟……喔……好…好啦……老公…老公我…我只…想要…你…进来…快一点…快…喔…”

    “哈哈~乖老婆!让我好好疼妳!”

    赖伯伯看我臣服了,高兴的大笑。我的身体早已陷入了无法自拔的狂乱之中,只想有个火热坚硬的东西来填满我的空虚,而赖伯伯用粗大龟头先慢慢的“挤”

    开我那柔嫩湿滑的阴唇,然后这次不再像帮我破身时那样温柔,他屁股狠狠的往前一挺直干到底,大鸡巴“滋!”

    的一声进入了我紧密的小穴,巨大的阳具再次塞满了我紧窄娇小的阴道里。“啊……”

    我如受雷击般的叫了出来,整个人的魂已经飞了一半。接下来赖伯伯的肥臀开始前前后后的挺进著,他一下接一下重重地插进我的小穴里,每插两三下就把鸡巴拔出来一些,然后再重重的干进去,粗壮的鸡巴紧紧插在我淫水四溢的阴道里。“唔…唔…轻一点…轻…一点…啊…啊…好…好舒服…啊…”

    “好老婆……想不想我插用力一点呀?”

    “唔…啊…我…不知道啦……啊…好…舒服………真美…啊…美………啊………”

    “唉呦……妳的洞真紧~好会吸人喔~”

    “啊…啊…我……唔…会死掉……嗯…嗯…啊……喔……喔…真是要命…啊…………”

    可能是受了赖伯伯挑逗的影响,到这里我已经是不顾一切的放声浪叫。赖伯伯看我已经进入了状况,也低吼著一边干着我的小穴,一边从我身后搓揉着我两个美丽尖挺又很有弹性的大奶子,而两个奶子上的小豆子早已因充血变得十分敏感及有弹性。“…嗯……你……你好厉害……喔……我快……快不行了……啊…再用点力……啊……你…好强…我…下面…要…飞了……啊……啊…啊…”

    我这时的淫水像是崩堤的洪水那样倾泄而出,身体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,赖伯伯重重喘著,也顾不了什么几浅几重的节奏,抽插越来越快,又疯狂地对着我的小穴插干了百来下,我只觉阴道内壁不停的收缩,没多久我又被干上了高潮,我“啊……”

    一声的叫着,淫水直喷。而赖伯伯也胀红了脸,他加快了抽动的速度,喘息的说:“我…我也…也差不多了!”

    在最后几下猛烈的抽插后,我只觉得体内的鸡巴一阵抖动,赖伯伯火热的阳精再次射进了我美丽的蜜穴里,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,也再次感觉到了身为女人的美妙。我勉强扶著墙壁重重喘息著,而我身后的赖伯伯却是一手趴在我的背上,一手扶著毛巾架,可能是怕把我压垮吧,而硬挺的鸡巴还留在我的体内抖呀抖的。我们两个人就维持这样的姿势在浴室里一阵子,赖伯伯才缓缓的抽出鸡巴,我阴户里的淫水和精液也随之流出,顺着大腿流到了地上。“在浴缸里泡著休息一下吧!”

    赖伯伯说道。“嗯!”

    我无力的点点头,应了一声,心想这次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吧。赖伯伯先进到浴缸里坐好,也牵着我进来坐在他两腿中间,让我整个人斜躺在他的身上,赖伯伯伸出双手到他的胸前,慢慢用水往我身上泼,也顺便在她身上游走,抚摸著双乳、抚摸着我洁白无瑕、细腻滑嫩的胴体。我也累得无心理会赖伯伯的动作,只是静静的赖在他肥大的身躯上休息,细细的回味刚刚两人的激情狂欢。在浴缸里休息了近20分钟,赖伯伯摸着摸著,下面的大鸡巴又慢慢充血硬了起来,当然,我也感觉到了屁股后面有硬物顶着,想也知道那是什么东西,我还是静静的休息著,不去理他,突然赖伯伯居然站起身来,我想可能赖伯伯又要再干我一次了。“来!含含我兄弟!”

    赖伯伯命令式的说著。“什…什么!你要我吃你…你的这个丑东西啊!”

    这时我的脸颊泛起了红晕,虽然在刚刚看过的A片里,的确有女生把鸡巴放进嘴里吸吮的画面,但是才刚蜕变成女人的我还是不太能接受。“刚刚我帮你舔,现在换妳为我服务一下,这样才公平啊!”

    赖伯伯假装抱怨的说著。“可…可是,我又没含过这种东西,我…我从来没有试过。”

    我依然想要拒绝。“没关系,所以才要学呀…”

    赖伯伯话还没说完,就用左手抱着我的头,往自己的鸡巴靠近,右手抓着硬艇的鸡巴对准我的樱桃小嘴,我对赖伯伯突如其来的动作,有些不知所措,但是龟头已经碰到了嘴唇,也只好慢慢的张开嘴巴先含住。“嗯…嗯…唔…唔……嗯……”

    不一会儿,我的樱桃小口已经被赖伯伯的大鸡巴完全塞住,只能用鼻子发出哼声,但就算如此,我还是只能含住赖伯伯整根鸡巴的三分之二。“对…先紧紧的含住鸡巴…好…喔…然后用舌尖舔著龟头…对…舔它的马眼…再用嘴巴吸一吸…嗯…对…用力吸…嗯…妳很聪明喔…嗯…”

    “喔…啊…嗯…好舒服…妳很有天份喔!”

    赖伯伯忍不住呻吟起来。“对…就是这样…嗯…嗯…还要用手前后套动…喔…真爽…真舒服…”

    赖伯伯看我一时间还不知道怎么用手,就抱住我的头,屁股开始前后抽动,等于是在干我的嘴巴了,他这样又抽送了好几十下,突然我觉得嘴里的鸡巴一阵悸动,心知不妙,但是龟头在我嘴里已经射出了一股又一股浓稠的精液,我只觉得心里一阵恶心,只想要把鸡巴吐出来,但是头却被赖伯伯按著,只得把热烫烫的精液先含在嘴里。“那些是营养品,把它吞下去,养颜美容喔…”

    赖伯伯又在骗我。不过我看我要是不吞了这些"营养品",赖伯伯可能不会轻易的把鸡巴抽出来,只好把精液一口一口慢慢吞下肚子,这时赖伯伯才松开手,让鸡巴从我嘴里退了出来,这时我斜眼狠狠的瞪着赖伯伯,没想到来他居然不顾我的嘴边还残留着刚刚他的精液,马上俯身跟我接吻,在他的连续攻击下,我又软倒了…

     
     
    上一篇:大奶媽咪女教師 下一篇:餐廳主管Tina羞恥訓練
     
     

    猜你喜欢

      幹高傲的女人
      隔壁鄰居女孩
      女同事的誘惑
      性按摩的感受
      姐妹原來都是一夥的
      夢遺事件
      女律師在電梯裡被姦
      夜班護士
      多情的人妻
      校長的艷事
      淫亂繼父狂操嫩穴女兒
      放學回家的路上慘遭強奸
      我為女上司舔陰蒂
      和我的死黨換妻
      偷偷誘惑妹妹
      畢業聚餐會
      女醫生幫我射精–真實的體驗
      被吸毒犯輪姦X次
      體育老師真好當
      現實中的母子亂倫
      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